中国伟哥之父在新西兰被罚1.3亿元 被誉为“最高调与潇洒的国际通缉犯”

2017-05-12 03:57:07 来源:

  据新华社北京5月10日电记者10日从公安部获悉,新西兰奥克兰地区法院对曾被我国通缉的“百名红通”人员被称为中国伟哥之父的闫永明在新西兰犯洗钱罪进行宣判,判处闫永明5个月家庭监禁,附加6个月缓刑监管。此前,新西兰将罚没闫永明犯罪所得的2785万新元(约合人民币1.3亿元)返还我国。

  2016年初,中国警方在与新西兰警方联合调查闫永明犯罪所得,并积极准备提请新西兰引渡闫永明的同时,开始对闫永明开展劝返。在法律震慑和政策感召下,闫永明最后选择退还巨额赃款、缴纳巨额罚金,并接受中新两国法律审判。2016年11月12日,闫永明回到中国投案自首。

  16年前,1年半套走10多亿,

  闫永明,别名刘阳,移民新西兰后改名为WilliamYan(有时也用Bill Liu),1969年出生,吉林通化人。在中国百人“红通令”中,他排名第五,涉嫌诈骗和贪污罪案金额高达2.5亿美元。

  该通缉令同时显示,闫永明拥有3个身份证号、3个护照号,证件上显示其出生年月分别为:1969年6月、1971年6月、1972年10月。逃到新西兰后,他给自己起了另外一个名字:刘阳。

  虽然如今能通过上市公司的公告,大致推测出闫永明如何从通化金马000766)套走了10来亿,但他拿到上市公司股东场券,尤其在这之前的发家史,至今仍然是谜。

  上述三个年月日中的某年某月某天,闫永明出生于吉林省通化县县城所在地快大茂镇的一户普通人家。有熟悉情况的人曾向媒体透露,闫永明是个没有什么文化,胆子特别大,一生江湖习气的“社会人”,但他却自称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

  闫永明的发迹比中彩票还传神。20世纪90年代初,他到北京混迹了一段时间,等再回通化时,已在一家注册资本达4.6亿元人民币的大公司占到96%的股份了。

  2000年,闫永明接受某报记者采访时说,自己是1992年从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毕业。于是问题产生了,一个没有雄厚家底的人,居然能在毕业之后马上摇身一变,成为能出资4.416亿元的公司创始人,他靠的是什么本事?

  这家公司,就是1992年6月30日注册成立的通化三利化工公司(以下简称“三利化工”),这家公司让闫永明一举打入通化的上层社会,而当时他才不过21岁。

  在北京期间,他是机缘巧合或者精心谋划打入了某个上层圈子,然后再成了亿万富豪;还是先创业有成拥有了这傲人的财富才打入了上层圈子?这在当时一度是个问题,但从今天来看,它应该是有了答案。答案,应该就是您心中的断定。

  只是,谁是这上层圈子里让闫永明扶摇直上并且也一定遥控着他的人,虽然有不少媒体试图去揭开真相并且为之努力,但至今也依然是个黑洞般的未知。

  90年代初,几亿的资金挥舞,在通化这么一个小城,能把事情做得这么堂而皇之且不出问题实属不易。面对这个现实,我们也只能感叹,小闫的背后真的有高人!

  但这种神速的致富路以及高超财技,对闫永明和他背后的高人而言,还只是大戏的前戏。

  “仙人”继续指路骑上通化金马

  闫永明并不是只有几亿注册资本的皮包公司头子,而是真有翻云覆雨的本钱与本领。

  1993年,通化市生物化学制药厂走上股份制改革的道路,并与通化市特产集团总公司、通化市制药厂,在吉林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的批准下,定向募集发起组建了股份有限公司——通化金马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马)。

  在这一改制过程中,社会法人一共认购了股份公司2057.5万股法人股。成立不到1年的三利化工,毫不费力地出资1000万元入股其中,并获得1000万股。

  当时的三利化工,基本上没有任何其他实际业务,而以后也是再也没有过,并且还在退出金马后基本销声匿迹。这不免让人认为:三利化工就是专门为了入股金马而成立?而闫永明背后的神秘高人,其目标也是指向操纵金马。

  1994年3月,参与改制的通化制药厂出于某种目的,在明知公司一旦上市,手中股票可能大幅增值的情况下,慷慨地将其1352.9万股对外转让,已经拥有1000万股的三利化工又接下其中的352.9万股。1996年,金马发起上市的最后冲刺,为满足上市发行额度与流通股比例要求,当年年底,公司按照1:0.6缩股,三利化工的1352.9万股法人股被缩为811.74万股。

  1997年4月30日,金马成功在深交所上市并发行了4000万社会公众股。三利化工以811.74万股占金马发行后总股本的6.43%,位列第四大股东。当年9月,金马决定按10:10转赠股本,三利化工的股票增加为1623.49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不变。27岁依然持有三利化工96%股份的闫永明,进一步将其富豪身份做实。

  成为上市股东之后的前两年,闫永明一直处于安静状态。甚至,1999年金马配股他还选择还放弃,将持股比例降至5.42%。但就在大家以为他只是个“闲人”时,两年之后的闫永明却突然生猛,并最终成为了金马的实际控制人。

  2000年4月9日,三利化工与金马第二大股东通化特产集团签署了股权转让草案,拟以不低于上一年度每股净资产的价格,受让特产集团持有金马的全部股份2934.36万股,进而获得超过第一大股东的股份总额与比例。之后,金马的第一大股东二道江国有资产经营公司、第三大股东通化金鑫纸制品厂,以及第六大股东通化中兴建筑安装工程公司,除二道江国有资产经营公司象征性地保留了不足1000万股之外,也纷纷将各自在金马的股份尽数协议转让给了三利化工,让三利化工一举成为金马持股比例达26.28%(也有说实际超过32%)的控股股东,而其他第二至第十大股东的持股比例总加起来才11.364%。

  几番挪腾之后,神通广大的闫永明仅靠几纸协议,就绝对控制了一家当时年利润8000万元左右的上市公司。他和他背后的高人,其功力也进一步被显现出来。

  在绝对控股的支持下,2000年4月,闫永明进入金马董事会,并于5月22日成为通化金马的董事长,于8月6日成为金马总经理。9月,在闫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革故鼎新下,金马的董事会成员从之前的15人砍到5人。新的5人组中3人来自三利化工,原金马人员基本被血洗出局,而其他大股东单位也没有一位代表成为其董事。

  作为通化市最优质国有企业之一的金马,在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与支持下,历经8年的改制奋斗,终于成了29岁的“社会人”闫永明的天下。

  而从东窗事发之后爆出的真相来看,这些转让的背后,相关国有企业按照协议交出了股权,但却有可能没有按照协议得到闫永明的钱。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背景,当闫永明掌握了骑上金马后,才完全把金马当成别人的企业,不择手段地往死里整。

  伟哥第一人的梦想与高潮

  2000年9月1日,当时北京最高端的五星级酒店之一——北京昆仑饭店可谓蓬荜生辉,而现在看来,是骗子云集。

  当天,卫生部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中国芜湖张恒春药业有限公司、深圳市亿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这里主办了一场规模盛大的拍卖会。拍卖的对象,是张恒春药业手中的一款药物——“奇圣胶囊”的技术、生产和经销权。

  ▲图注:具有200年历史的安徽芜湖张恒春药业有限公司

  ▲图注:卖出3.18亿元天价的奇圣胶囊

  “奇圣胶囊”既不是一款新药,也不是一款已经在市场销售很好的药,但却是一个有炒作潜力的特殊药。其特殊在于:号称对男子性功能障碍具明显疗效,而且起效时间较快。因为知道其不过概念吸引眼球,而实际市场表现不佳的背景,即使主办方对拍卖很是大张旗鼓,业界也并不看好,不认为能有什么奇迹发生。

  但最终,奇迹发生了。刚做上市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闫永明,在这里放出了一颗天大的卫星。带领金马以3.18亿元竞得“奇圣胶囊”,一举写下中国单项科技成果转让成交额的最高记录。

  业绩预喜的同时,金马还给投资人讲述了一个更动人的故事。公司对外宣称,按照当前市场进展预期,张恒春药业将每个月实现产值2亿元,而且不愁销。按此计算,金马将增加超过20亿元的年营收,并突破每年10亿元的净利润水平。

  在业绩与故事的支持下,金马的股价一路走高,成为当时最牛的牛股。一颗医药界的新星、一个资本市场的新神话由此诞生。

  高潮是虚假的梦想是罪恶的

  时间进入2001年,一时风光无限的通化金马和闫永明开始麻烦不断。

  当年4月,金马的股东大会通过2000年度分红派息方案,闫永明的三利化工获得了2768万元的现金股利,这笔钱几乎让他收回所有入股金马的成本。当然,从事后看,他根本没有什么成本。

  既前景无限好,又一路高歌猛进还有大笔红利可分,按道理,闫董事长应该乘势而上,将让中医药走向世界的雄心早日化为现实才是,但他却再次令人意外,并且更为震惊:他的确走向了世界,但带的不是中医药,而是从金马捞到的10多亿人民币。

  2001年10月,闫永明辞去金马董事长一职;12月,他进一步辞去金马董事职务,跟他一起进入董事会三利系也一起出局,按法律依然是金马第一大股东的三利化工,由此完全退出对通化金马的控制。

  再之后,闫永明从中国销声匿迹,后来被证实他是逃到了澳大利亚、新西兰。在他逃到异国并开始新生活后,2002年4月,吉林省公安厅对他以涉嫌职务侵占犯罪开始了立案侦查。2015年,他又成了百人红色通缉令中的第五人。

  最高调与潇洒的国际通缉犯

  闫永明逃到国外后,过上了真正的富豪生活。

  根据媒体公开的资料,他先是携带巨款化名刘阳逃到了澳大利亚。之后,又到了新西兰,并先后弄到新西兰居民权、公民权。

  中国警方、澳大利亚警方一直在追踪他,其间也曾小有收获。2007年11月,澳大利亚警方根据吉林省公安厅提供的证据材料,将闫永明转移到澳大利亚的赃款283.345857万美元返还给了中国。两年后吉林省公安厅、财政厅将这笔款项及利息284.188976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936.17万元)还给了金马。

  2014年,新西兰警方也搜查了闫永明的公寓,查封并至今冻结着他约4000万新元(折合1.6亿元人民币)的资产。但这些,都不足以令他的财富伤筋动骨。

  因此,坐拥巨大财富的“刘阳先生”,不但可以逍遥法外,而且更加潇洒人间。有媒体报道,他在新西兰购买了多处豪宅,拥有一台法拉利、一台保时捷、一台宾利,以及一台宝马,并且还投资了多家中餐馆。而他平时的生活,俨然比很多超级富豪还要纸醉金迷、声色犬马。兴趣上来,想要得瑟一番时,出行都是好几辆车子,走到哪里,都是司机、保镖,当然也有美女同行。一位新西兰华侨也向记者基本证实了这些消息的真实。

  ▲图注:闫永明在海外购买的部分豪宅

  参与政治活动是“刘阳先生”在海外的一个爱好。综合海内外媒体报道发现,他几乎一到海外就投入某些特殊人士的怀抱,通过支持他们换取保护,并将自己包装成在中国遭到政治迫害的人,甚至还因此得到一些特殊组织的公开褒奖。

  到了新西兰,闫永明甚至还直接与当地政客串通,支持这些人的竞选等政治与社会活动,而这些人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他的保护伞。2005年,他申请新西兰公民身份时,新西兰工党和国家党各还有一位议员给他写了担保书。甚至,新西兰总理约翰.基在竞选之前,都曾与他亲切见面与会谈。

  而如今,当闫的身份来历被质疑,已有内务部长RickBarker、移民部副部长Shane Jones和前移民部长David Cunliffe三位部长被纳入可疑对象。

  在海外的闫永明,往往呈现给世人一副绅士形象,他拥有漂亮妻子和可爱孩子,言行举止也都已修炼得落落大方,透着高大上与国际范儿。而其最令人关注的,还是前几天由新西兰媒体再次报道的——在天空城赌场的豪赌。

  2006年,已经被国际刑警组织全球通缉的闫永明在澳大利亚用“刘阳”开设银行户头,被澳大利亚政府发现并被没收非法资产约337万澳元,并于次年悉数移交中国。

  2007年6月,澳大利亚司法和海关部长约翰斯顿(左)向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右)移交闫永明案赃款。

  2014年,在中新两国的合作下,新西兰当局启动对闫永明涉嫌洗钱的民事调查,并搜查他的豪华公寓,查封约4000万新元资产,包括一套超奢华公寓、一辆宾利汽车、几个有定期存款的银行账户等。

  据《新西兰先驱报》2016年2月的报道,因涉嫌洗钱案件,警方公布资料显示,闫永明在2001年到2013年间,在奥克兰的“天空城”赌场输掉了3亿新元(约14亿人民币),曾创下在82分钟内输掉500万新元的记录。

  另外,在新西兰居住期间,闫永明多次向新西兰工党和国家党政客献金,在政界广泛收买人脉。他还极力打造“受迫害者”的形象,勾结境外反华势力为自己脱罪争取空间,比如一直声称自己若被引渡回中国将被判处死刑,并被取走身体器官等。此外,他涉嫌在新西兰通过复杂的洗钱手段隐匿巨额财富,例如通过信托或者以他人姓名注册的公司,控制房产和股权。

  新西兰工党前议员塞缪尔斯(右)称闫永明为好朋友

  2016年8月,闫永明与新西兰警方达成协议,他将缴纳4300万新元罚金,与当局就涉及洗钱的民事调查和解。同时,其缴纳的4300万新元由新西兰和中国政府根据双方的付出比例共享。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lw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盈趣科技
  • 太钢不锈
  • 御家汇
  • 海南高速
  • 海峡股份
  • 方大特钢
  • 赣锋锂业
  • 中国电影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