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监管不断升级 多家公司今剥离拒谈挖矿业务

2018-02-07 08:21:05 来源: 中证网

  编者按:

  记者日前从相关部门了解到,目前海外虚拟数字货币平台在中国的交易呈现炒作升级态势,不仅币价疯狂,同时手法更加隐蔽。新一轮虚拟数字货币整顿工作正在酝酿。据悉,上周末一起涉嫌虚拟数字货币发行的案件已被破获。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在七部委联合整顿告一段落后,虚拟数字货币的炒作仍未平息。虽然成交额有所降低,但是炒作之风仍愈演愈烈。具体体现在虚拟数字货币币价较整顿前又有大幅度的提高,风险更加外溢。同时,不少互联网公司正在不断涉足该领域,为炒作增加了砝码。此外,操作手法更加隐蔽,更难以监管。

  随着国内对虚拟货币、挖矿业务监管的不断深入,曾涉及相关业务的上市公司也纷纷有所行动。曾自曝2018年1月矿机产量达15万台的深科技000021)(000021,SZ),如今却选择沉默,拒谈矿机生产业务;爱康科技002610)(002610,SZ)则剥离涉及挖矿业务的子公司股权;涉及矿机电源生产的中国长城000066)(000066,SZ)亦表示将紧跟政策导向。而比特币价格从去年12月中旬的接近20000美元高位,跌到目前的6000美元左右,波动性任何金融产品都无法匹敌。

  虚拟货币监管不断升级 多家公司今剥离拒谈挖矿业务

  2017年,随着ICO(首次代币发行)大量涌现,比特币价格也一路高涨,不断刷新历史新高。近期,监管层表示:ICO大量涌现,投机炒作盛行,还涉嫌从事非法金融活动,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因此,监管层采取了叫停ICO,关停虚拟货币交易所,要求各地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等措施。

  随着国内对虚拟货币、挖矿业务监管的不断深入,曾涉及相关业务的上市公司也纷纷有所行动。曾自曝2018年1月矿机产量达15万台的深科技(000021,SZ),如今却选择沉默,拒谈矿机生产业务;爱康科技(002610,SZ)则剥离涉及挖矿业务的子公司股权;涉及矿机电源生产的中国长城(000066,SZ)亦表示将紧跟政策导向。而比特币价格从去年12月中旬的接近20000美元高位,跌到目前的6000美元左右,波动性任何金融产品都无法匹敌。

  虚拟货币监管趋严

  2017年9月,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公告,叫停包括ICO在内的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在叫停ICO后,监管层再次出击,要求关停中国境内所有虚拟货币的交易所。至此,一路高歌猛进的虚拟货币交易,在国内被按下了暂停键。

  此后,监管层的目光转向了挖矿业务。2018年1月,互金整治办下发文件,要求各地整治办积极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上报目前辖内“挖矿”企业基本情况及引导退出情况,并要求定期报送之后的工作进展。

  而在虚拟货币监管不断升级之时,其底层技术——区块链却于1月初在资本市场备受追捧。其中,被市场归为“区块链概念股”的深科技,其股票在1月10日、11日两天连续涨停。但是,在监管层严厉问询曾公告涉及区块链的公司后,深科技便于1月14日发布《自愿性披露公告》,“截至目前公司在区块链领域尚未进行研发投入,也未形成相关技术”。

  但是,在公告中,深科技却自曝公司为国内知名比特币挖矿机产品制造商之一,2018年1月矿机产量约15万台左右,并称公司从2017年11月开始导入该项业务,到目前为止尚处于导入期。1月17日,深科技在投资者平台上进一步解释到,公司目前只是负责代工生产,不负责市场推广和销售。

  1月2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深科技,询问其矿机制造业务时,其董秘办工作人员回应称,“现在监管很严,不要再提挖矿机的事情,我们拒绝谈论任何关于比特币的事情。”记者追问,在监管严格的背景下,公司是否会继续布局矿机生产业务?该工作人员随即沉默,不予回应,然后便挂断电话。

  此外,记者了解到,爱康科技控股子公司新疆爱康慧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慧诚),利用部分运维业务管理了1万多台比特币挖矿机。但是在1月11日,爱康科技发布称,为响应互金整治办有关要求各地政府“引导”辖内实体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的精神,公司已出售新疆慧诚100%股权,转让价格为6000万元,收益约为4163万元。

  中国长城:将紧跟政策导向

  据了解,世界排名前三的虚拟货币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均为中国公司,三者囊括了全球90%以上的矿机市场份额。虽然国内对虚拟货币和挖矿业务监管不断升级,但是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价格的暴涨仍引来了世界各地的“淘金者”,“中国制造”的矿机销售量也不断攀升。

  矿机销售的火爆,对国内电子产业链带来的机会也不容小觑。不管对上游芯片制造业,还是封测、EMS厂商、被动原件,PCB产业链都受益颇丰。海通证券研报表示,经测算2017年矿机芯片封测市场总量在9亿元~11亿元之间,预计2018年矿机芯片封测市场规模在36.3亿元~99.8亿元之间,中性估计为60亿元。

  1月14日,中国长城在互动平台上回复投资者称,2017年公司在新兴的区块链数字货币挖矿机市场中,依托强大的技术储备和完善的资源整合能力,长城千瓦级的巨龙系列电源独占鳌头,以近80%市场占有率力压群雄,成为事实上中国数字矿机高性能电源的标杆产品;对于销量则属于商业秘密,暂时不便披露。

  记者从中国长城2017年半年报中了解到,其2017年上半年电源产品营业收入为13.2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近30%。1月26日,中国长城方面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只有电源产品总业务数据,尚未对矿机电源单个业务进行统计,但是公司挖矿机电源的确受到了国内矿机销售业务增长的影响。

  而对于未来是否会继续加大矿机电源的业务布局,中国长城方面称,“因为这种形式(比特币热点)的可持续性可能还需要再进一步研究,公司电源产品部门会有自己的一个规划。”面对国家对挖矿业务的监管升级,其表示:“我们公司并不直接参与到挖矿机生产业务,只是提供一个零件,若未来有新的监管政策,公司会按照国家的规定和政府的要求,对相关业务进行整改。”(每日经济新闻)

  北京互金协会发出风险提示:跨境参与虚拟货币业务有确定风险

  2月6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下称“北京互金协会”)向各成员单位发布了《关于“虚拟货币”、ICO、“虚拟数字资产”交易、“现金贷” 相关风险的提示》(下称《风险提示》)。《风险提示》称,在中国国内监管日益完备的环境下,部分“虚拟货币”平台、ICO平台、“虚拟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现金贷”平台将业务活动转移到中国境外,有部分社交平台、非银行支付机构为这些业务提供服务便利,公开诱导不具备识别能力的公众继续开展高金融风险业务,甚至出现演变为跨境非法集资、跨境洗钱、跨境金融诈骗、跨境传销、非法交易、侵犯个人隐私、操纵市场、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发售代币票券等犯罪行为的倾向。

  《风险提示》指出,随着各国政府加强对“虚拟货币”、ICO、“虚拟数字资产”交易、“现金贷”领域的监管,部分境外机构存在被所在国政府强制取缔的风险,部分境外机构因存在明显的技术风险、合规风险已被限制访问。在这种背景情况下,境内金融消费者转向境外机构参与的业务将面临确定的风险。

  北京互金协会提示广大金融消费者,认清“虚拟货币”、ICO、“虚拟数字资产”交易、“现金贷”以及相关业务本质,增强金融风险防范意识,依法合理规避金融风险,保护自身合法权益,充分了解相关国家法律、法规、政策,理性评估投资风险,不得参与跨境非法集资、跨境洗钱、跨境金融诈骗、跨境传销、非法交易、侵犯个人隐私、操纵市场、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发售代币票券等犯罪行为。北京互金协会要求会员机构恪守行业自律承诺,严格遵守国家法律和监管规定,主动抵制违法违规业务活动,不支持、不参与或组织任何涉及“虚拟货币”、ICO、“虚拟数字资产”交易、“现金贷”以及相关的业务活动。(证券日报)

  虚拟数字货币新一轮整顿措施已在酝酿

  记者日前从相关部门了解到,目前海外虚拟数字货币平台在中国的交易呈现炒作升级态势,不仅币价疯狂,同时手法更加隐蔽。新一轮虚拟数字货币整顿工作正在酝酿。据悉,上周末一起涉嫌虚拟数字货币发行的案件已被破获。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在七部委联合整顿告一段落后,虚拟数字货币的炒作仍未平息。虽然成交额有所降低,但是炒作之风仍愈演愈烈。具体体现在虚拟数字货币币价较整顿前又有大幅度的提高,风险更加外溢。同时,不少互联网公司正在不断涉足该领域,为炒作增加了砝码。此外,操作手法更加隐蔽,更难以监管。

  据悉,相关整顿措施已在酝酿之中。

  2017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指出其中的种种风险和问题,包括非法发行、项目不实、欺诈乃至传销等。此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也提示了参与境外平台交易的风险。

  不过,炒作之风并未收敛。记者获悉,目前虚拟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在经历了整顿后,多半已经转移至境外。但是,借助点对点的交易系统仍可以让境内投资者参与交易。一般而言,交易平台充当中介,提供撮合服务,交易双方再进行线下交易。进入线下交易已经很难辨别资金用途,仅显示两者有资金往来。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曾经提示投资者,由于在国际上也普遍缺乏规范,境外的交易平台一样存在系统安全、市场操纵和洗钱等风险隐患。

  据报道,花旗、摩根大通和美国银行上周表示,将不再允许信用卡客户以其信用卡购买比特币。越来越多的信用卡发行机构正在抛弃比特币。(上海证券报)

  起底ICO新乱象:区块链产业链条脆弱

  去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将首次代币发行(ICO)定性为非法集资并作出清退要求后,国内的平台关闭,大部分项目做了退币处理。但实际上,ICO在经历了短暂的萧条后迅猛复苏,通过种种方式规避了监管,参与方式更为隐蔽,如今产生了更多新乱象,较之前有过之无不及。

  区块链本身只是一项技术,但它绝不仅限于一项技术,真正令人兴奋的,是其带来的巨大想象空间,去中介化带来的效率提升和利益的重新分配等。但目前来看,“链圈”和“币圈”的分野仍是一个伪命题,在某种程度上或某段时期,二者无法完全分离,构筑在区块链上的包括数字货币在内的产业链,既庞大,又脆弱。

  ICO再起 新乱象丛生

  2017年12月中旬,一位从事ICO代投业务的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对于监管层是否会再对ICO出手十分忐忑,因为感觉现在的ICO比去年7、8月时更疯狂,新项目源源不断,有些代投群主一个月收入上千万元。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将ICO定性为非法集资后,仍未停下脚步的有两种人:极少数的信仰者和刀口舔血的投机者。ICO改头换面为“众筹”、“私募”,从原来的公开平台转移至QQ群、微信群、Telegram群等社交平台。

  区块链专业评级机构链调查创始人王大炮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原来ICO为人诟病的点并没有改善,但明显有了新的变化,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在参与渠道上,交易从线上公开平台转移到线下和非公开平台。之前的ICO主要通过ICO.info等代投平台进行,项目方给平台部分额度,个人可以直接参与。现在国内平台均已关闭,国外大部分平台明确表示不接受来自中国的IP参与,且通过海外平台参与需要一整套国外证件,流程复杂,将大部分中国人挡在门外。所以现在的项目很少通过公开平台,而多通过QQ群、微信群、Telegram群、公众号、大V等进行私募。

  从交易额度来看,私募比例扩大。原来公募占80%份额,私募占20%,现在情况颠倒了。且私募不用做“了解你的客户”(KYC)。“这里面还有猫腻。”王大炮介绍,“现在的私募基本就相当于之前的公募了,优惠额度很小,更大的优惠会给到更往前的轮次,比如天使轮、基石轮等,能拿到这些额度的,基本是圈内大佬、投资方、大庄、市值管理团队等,而这些轮次的价格,甚至能低至私募价格的五折。”

  此外,代投跑路时有发生。参与者和代投主要是通过线上社交群联系,是一种“弱关系”,彼此并不了解。代投人发布额度信息通常只是公布额度和地址让参与者打币,之后的事情则不再受参与者控制。此时发生的乱象有两种,一是拿到参与者打过来的币后直接跑路,二是在项目的代币上线并翻倍后,谎称代投失败,将募集到的币退给参与者,实际上,自己利用参与者的币赚取从ICO到上交易所后翻倍的利润。

  产业链条脆弱

  系统性风险一触即发

  “越深入,越恐慌,就像当年的科技股泡沫一样,区块链2018年会很吓人,所谓大浪淘沙应该就是这样,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潜链资本创始人陈节志在谈及目前的区块链项目时忧心忡忡。潜链资本专注于区块链投资研究,陈节志曾是青松基金的投资人,在区块链领域专研数年。

  记者与他有过多番交流,或许是传统VC的经验养成了他对风险更敏锐的直觉,在认同区块链和数字资产价值的同时,他的话语中通常带着一种克制。在他看来,2018年区块链或许就将开始雪崩,种种乱象使得行业链条非常脆弱,区块链自身的系统性风险大概率会集中爆发。

  “2016年和2017年是行业发展初期,也是行业的暴利期。但到2018年,大家会发现,之前很多白皮书描绘的技术路线很难实现。”陈节志表示,一方面是根本无法落地,因为底层技术还有很多瓶颈待突破;另一方面,很多项目的应用场景是伪命题,Token(区别“代币”)根本没有必要。此外,因为监管的缺失,项目方很容易发生跑路,代投、私募等也很容易出现诈骗行为,整个链条非常脆弱。

  还有很多互联网项目和传统企业,包括上市公司也来参与区块链,实际只是披着区块链的外衣,这些公司原本融资渠道少,资金流动性差,想通过“区块链+ICO”的方式圈钱,这导致圈子更加鱼龙混杂,增加了不可控因素,一些人若因此倾家荡产,可能发生很多维权事件。

  此外,与区块链密切相关的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价格也将面临更大波动。陈节志表示,目前投资机构陆续入场已是确定事实,从目前的盘面来看,比特币的价格很大程度上由投资机构通过期货操纵。此外,一些交易平台低门槛上新币种,并开通期货合约,散户和机构间的博弈会使价格趋向价值,同时也伴随着大波动。

  “很多项目方为了应对代码审计会刷代码,仔细鉴别会发现很多是无效代码。我越来越惶恐,感觉大家沉迷一种繁荣的假象,但往往这种非理性繁荣一刹那就会发生雪崩。”陈节志说,“区块链本身是通过技术实现社会信任,但里面有很多人性因素是不可信任的。绝大部分ICO项目不符合投资和商业逻辑,很容易崩塌,我们希望区块链成为一场伟大的社会实践,而不是一个恐怖的社会事件。”

  这并非耸人听闻,历史上所有泡沫的破灭,都在瞬间发生,导火索或许只是一个交易指令。

  目前Coinmarketcap上统计的加密数字货币已达1486种,其中以Token形式发行的占绝大多数,此外,还有大量的区块链项目正在或准备通过ICO推出自己的Token。毫无疑问,与区块链密切相关的ICO存在巨大的泡沫,在记者参加过的所有区块链活动中,这一点都会被反复提及,但态度各有不同。

  “区块链的泡沫是啤酒泡沫,真正能喝到啤酒的没有几个,绝大多数人都被泡沫噎死了。”知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这句话在币圈流传甚广,这句话的另一个版本是,“要喝到啤酒,先要喝掉泡沫”。

  “不要妖魔化泡沫,这不是区块链的独特现象,任何技术刚出现的时候都会有泡沫,互联网、百团大战、O2O、AI的泡沫未必比现在小,这是必然要经历的过程。但不是所有的项目都是泡沫,真正有价值的项目正在沉淀。”王大炮对记者表示。

  Token之辩:

  是“通证”,不是代币

  “区块链项目为什么一定要有Token,不能直接用法币吗?”在一次区块链交流活动中,记者向一位业内人士提出这一问题,该人士笑着回答:“你问这个问题,暴露了你还没入门。”

  Token是区块链中的重要概念之一,它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代币”,但在专业的“链圈”人看来,它更准确的翻译是“通证”,代表的是区块链上的一种权益证明,而非货币。

  近日,在CSDN副总裁孟岩和世纪互联数据中心创始人元道的对话中,提到了Token的三个要素,一是数字权益证明,通证必须是以数字形式存在的权益凭证,代表一种权利、一种固有和内在的价值;二是加密,通证的真实性、防篡改性、保护隐私等能力由密码学予以保障;三是能够在一个网络中流动,从而随时随地可以验证。

  在孟岩看来,区块链和通证可以分开,从技术上来说毫无争议,但从商业逻辑上来说,不发通证的区块链,比一个分布式数据库好不了多少。

  在记者的多方问询中,对于Token的意义,链圈人和圈外人存在着截然不同的看法。上述看法,是链圈的代表性观点。而一位金融行业的资深资管人士听了记者的解释后表示,“一帮人整天造词”。

  这是链圈内外隔阂的真实写照。一边是满载溢美之词的热火朝天,另一边是充满质疑的冷眼旁观;一边是去杠杆强监管和资本市场的起伏不定,另一边是层出不穷的“百倍币”和一夜暴富的传奇;一边是IPO把控越发严格,另一边是一份白皮书即可募集千万甚至上亿资金。“币圈”“链圈”和传统资本市场以及现实的切换常会让人产生一种断层感,知道泡沫确实存在,又怕自己错过这趟开向未来的车。(证券时报)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yyc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澳洋科技
  • 道森股份
  • 宏川智慧
  • 宝利国际
  • 阿科力
  • 如通股份
  • 南京聚隆
  • 宝塔实业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