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扩展、大股东任性“吸血” 光伏巨头海润光伏魂断A股

2019-05-24 09:57:41 来源: 证券市场红周刊
利空

  5月17日,*ST海润600401)(海润光伏)发布公告,上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一代光伏巨头的A股之路就此走到了尽头。

  根据公司公告,*ST海润将于5月27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在退市整理期,股票简称将变更为“退市海润”。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5个交易日,由上交所予以摘牌,股票终止上市。曾经的光伏明星企业就此陨落,实在令人感叹!

  回顾海润光伏的A股生涯,它也曾经历过行业爆发、大举扩张的繁荣期,也曾经历过管理层纷争、资本市场起伏的动荡期,还曾经在陷入困局的时候尝试各种自救,引进战略投资者、实施重组、出售亏损资产,然而无奈的是,这些“救命方法”都没有成为令海润光伏回春的灵丹妙药,最终还是在A股黯然落幕。

  盲目扩张为后来的退市埋下祸根

  海润光伏成立于2004年,曾是中国最大的晶硅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之一,其在国内江苏、安徽、云南三省拥有六大生产基地,员工总数超过6000人,晶体硅一体化产能位居全球第七,国内前三。海润光伏主要负责人杨怀进,同时也是无锡尚德、中电光伏、晶澳太阳能等多家光伏巨头的联合创始人,当时也被业界称为“光伏教父”。

  带着这样的光环的海润光伏,于2012年2月17日借壳ST申龙成功上市。虽然2012年正处欧盟各国家遭遇经济危机、减少光伏发电补贴之际,国内的光伏产业因多是出口而遭遇重创,但刚刚上市的海润光伏还是年少轻狂,并没有太在意行业寒冬,反而在上市之初就宣布大力拓展光伏电站,先后在新疆、甘肃、内蒙古、青海四地成立下属公司或合资公司,积极开拓太阳能电站业务。

  然而,大张旗鼓的扩张是需要有大量资金的。2012年5月,上市仅3个月的海润光伏就发布了38亿元定增,以缓解资金之渴,但让公司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该定增预案直到2014年6月25日才获得证监会通过。

  正因融资受阻,在未融到资的2012年、2013年,海润光伏因大举投资建设大型电站而使得资金链变得越来越紧绷,早先原本预期建设完工后就转手套现,使得资金快进快出而获得最大收益,谁知因政策的变化,导致这些新项目留在了自己手中。大型光伏电站行业周期较长、回笼资金较慢,如此结果加重了海润光伏资金困境。与此同时,其还为投资建站大量融资,背负了高额融资成本,成本提升无疑进一步加重了海润光伏资金压力。2012年和2013年,海润光伏资产负债率由此前的75.3%攀升到80.5%。

  正是因海润光伏的大力扩展举措,使得其在借壳上市的第一年,净利润就开始出现了亏损,2012年、2013年分别为-4398.5万元、-2.9亿元。如此来看,海润光伏上市之初的年少轻狂使得其刚上市就背负重担,这为其以后业绩的持续不佳,以及退市埋下了祸根。

  大股东“吸血”导致海润光伏元气大伤

  一边是年少轻狂大力扩展带来资金压力,另一边则是遭遇大股东反复扑腾,进而使得本身体质不佳的海润光伏又元气大伤。

  2014年,光伏行业稍有好转,但海润光伏因之前资金受困,跟进新项目较慢,相比其他公司错过了一些好时机,净利润亏损进一步扩大至9.48亿元。若没有2014年中旬定增方案过会,则海润光伏恐过得很不痛快的。

  然而,就在投资者认为海润光伏在融资完成后将迎来快速发展好时机时,其又开启了另一节受难篇章——大股东开始折腾。

  首先开启的是大股东的“疯狂吸血”。2015年1月23日,在2014年亏损9.48亿元、定增资金刚获审批不久的情况下,已带帽”ST”的海润光伏还是实施了“10转增20”的利润分配方案,此后的1月27日、28日两天,借着利好,其第一大股东九润管业就减持了7845万股,占比4.98%,累计套现接近7亿元,而就在2014年12月到2015年4月期间,其前三大股东九润管业、紫金电子、杨怀进还套现共近26亿元,赚得“盆满钵满”。那一次高送转实在令人惊奇的,在业绩大幅亏损下也尽然敢于“10转增20”,如此做法说难听点,就是钻制度漏洞行利益输送之方便,让大股东们“吃饱喝足“离场。2015年底,ST海润因存在虚假陈述行为引发投资者损失,核心人物杨怀进离职。

  或是觉得圈钱不够,2016年3月21日,海润光伏继续发布定增预案,拟募资20亿元,用于收购源源水务100%股权和220MW并网光伏电站建设项目,但这场定增没有成功,于2017年3月4日终止。

  虽然这次定增未成功,但海润光伏却因此结识了对其日后十分重要的男人——大资本”华君系“领头人、被称为辽宁隐秘富豪的孟广宝。而孟广宝对海润光伏的影响至今也惠誉参半,有人说正是他的折腾,加速了海润光伏的衰落。

  2016年4月15日,“群龙无首”的海润光伏迎来孟广宝出任其董事长。但是,新上任的孟广宝貌似对光伏产业并不是很感兴趣,还是继续专注于老本行,不断跨界布局房地产和金融业务。在2016年年报中,海润光伏投资设立了39家子公司中,就有11家属于房地产投资开发、建筑设计领域。而2016年10月,海润光伏还宣布拟参与投资华君海润医养健康股权投资基金,总规模高达50亿元。

  除了“不务正业”,据公司内部人士称,孟广宝“在位”期间,海润光伏的实际经营管理权都在他手里,原团队仅属于配合角色,5个非独立董事席位中,有4席被孟广宝掌握。

  较大的集权令海润光伏经营不再那么透明,据内部人士透露,在”华君系“掌权期间,很多关联交易都未经过职能部门申请和管理层审核,而是直接通过了董事会的审批。比如海润光伏为上海保华万隆置业提供了16亿元的借贷担保,又比如海润光伏子公司支付了1.53亿元给常州保华置业,受让了其100%股权。而类似这些行为,都未经全体董事会批准,被定性为“内控失效”。而且,这些关联交易后来也被指是孟广宝利用海润光伏为华君系谋利,而借此“掏空”海润光伏。虽然对此指控,孟广宝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否认,但至今仍然说法不一。

  不管如何,孟广宝的一系列行为还是引起了海润光伏投资人的不满,2017”年7月,独立董事徐小平率先发难,要求罢免孟广宝,经过一系列博弈,最终,上市公司董事会通过了罢免孟广宝董事长的议案。虽然此后,华君系和海润光伏的恩怨仍然没有了结,但经过此次折腾后,海润光伏颓象明显,2018年2月以来,开启了长达一年多的停牌。

  虽积极自救,然而却回天乏术

  多年的资金困局和大股东的几番折腾,让海润光伏的经营越来越无力。因为其生产产品多为多硅晶片、太阳能电池、组件等,这些产品除多硅晶片因硅料价格较高能卖出好价钱,毛利率相对高一些,但其他产品都受到上游材料成本高、下游产能过剩竞争激烈的冲击,毛利率本身就不高。要想寻求更高的盈利空间,必须压缩生产成本,但若要这样,需大量投入以求得产品技术突破,但光伏产品技术迭代都非常快,这些投入必须大量且持续,而海润光伏常年资金链陷入困局,无法投入大量金额来更替技术,因此无法更好地压低生产成本,进而导致核心竞争力不断下降。

  内生式增长近乎停滞,向外界出售核心资产、寻找“白衣骑士”等自救举措又并没有成功。停牌期间,海润光伏曾连找7家企业洽谈重大资产重组一事,但因其股权分散、债务负担过重,无人敢接手这个“烂摊子”。终于使得这座大厦的钢筋在之前的种种折腾中被不断抽走而慢慢倒塌。

  至2019年,海润光伏核心子公司已相继破产,主要生产基地江阴鑫辉早于2018年就破产,欠职工薪资等款项就高达千万规模。另一家重要子公司奥特斯维也于2019年4月27日收到《民事裁定书》,开始破产清算。

  即使是其2018年2月就开始停牌筹划、被寄予厚望的重大资产重组——出售子公司合肥海润100%股权,也最终于2019年3月21日宣告终止。终止原因为合肥海润的债权人对标的公司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管辖法院申请对合肥海润进行破产清算,导致重组标的已失去可操作性。

  截至2019年一季度,海润光伏的总负债达到95.28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42%。至此,力求保壳、希望恢复上市的海润光伏救命稻草都未抓住,接连遭到致命打击,一步一步走向退市边缘,直至最后不再挣扎。

  2019年5月17日,海润光伏终于接到了预料之中的退市公告,就此在A股市场黯然离场。曾经光伏明星就此陨落,令人不禁唏嘘。而这座大厦的倾塌,再次为A股上市公司敲响了警钟,投资扩张的盲目、大股东随意吸血、“不务正业”来回跨界、过分集权经营不透明都可能是导致一家明星公司衰落的“致命毒”。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yjj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澄星股份
  • 滨化股份
  • 华映科技
  • 天原集团
  • 京东方A
  • 中欣氟材
  • 吴通控股
  • 卓胜微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