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元庆:对联想战略有信心 一定会推进智能化转型

2019-11-15 13:11:14 来源:
中性

  昨日,在联想2019创新科技大会(Tech World 2019)上,联想CEO杨元庆和CTO芮勇等,不谈营收占比超四分之三的PC业务,主要从各个场景切入,分享了联想今年下半年以“端-边-云-网-智”的框架来驱动未来智能化的战略和落地情况。

  端-边-云-网协同的基础架构是各行各业实现数据智能的基石。联想高级副总裁童夫尧表示,经过多年的积累,联想在边缘计算、云计算和5G智能互联都已经有了成熟的技术、产品和解决方案,能够提供全价值链计算能力,为的是满足数据智能时代各行业对计算提出的新需求。

  杨元庆则在演讲中介绍了联想在智能物联网(Smart IoT)、智能基础架构(Smart Infrastructure)和行业智能(Smart Verticals)三个维度上的战略布局,即联想的3S战略,并描绘了包括智能制造、智能医疗、智能金融服务在内的智能场景。

  杨元庆表示,“智能化能带来的收益远不只是便利的生活体验,还能够释放巨大的效率红利。”

  具体到联想集团内部效率的提升,CTO芮勇提到了联想研究院打造的一套智能排产的AI系统,在40多场人机大战中,每一次AI都胜过了人类;会后的采访中,芮勇还举例了供需匹配方面人机在备货量方面的预估,联想机器人的准确率同样以7%胜出。

  在驱动智能化变革的幕后推手方面,杨元庆把其归结为数据、计算力和算法:

  当有了数据作为燃料,计算力作为引擎,大数据工具和先进算法提供的涡轮增压,再结合各行各业的knowhow,就能产生更加精准的决策结果,更加高效的业务流程,这就是能够驱动行业转型、催化产业革命、推动社会文明进程的数据智能。

  大会上,在援引德勤的预测时,杨元庆还提到,从2017至2025年,全球人工智能市场的复合增长率达30%,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超过6万亿美元。

  会后采访中,杨元庆就与施耐德电气合作一事表示,施耐德作为OT行业中的企业,本身具有的物联网基因,能与联想共享非常多的客户,会是联想整个智能物联网维度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触点。

  在被问及手机业务未来的发展策略,杨元庆强调,“我们的手机业务策略要首先保证这个业务盈利,这是第一要务。”过去四个季度,联想的手机业务都是盈利的,市场集中在北美和拉美。未来,联想的手机业务会在目前盈利的基础上,考虑业务的盈利性增长,欧洲会是下一个选择。

  杨元庆还表示,联想是推动智能化转型要素资产最齐全的一家公司——从物联网到基础架构,再到各种数据智能的IoT平台、大数据平台、人工智能平台,全球很少有要素资产这么齐全的公司,同时还有一个战略,把所有的业务都组合起来。所以,他对联想的战略非常有信心。

  联想的执行力也放心,一定会推进智能化的转型,而且他觉得智能化转型对中国的企业来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过去第三次浪潮叫数字化、信息化,在这一方面,很多的行业应用、企业应用,不管是办公软件还是财务管理软件,或者是ERP、人力资源,全都是被北美企业垄断的,中国的企业再进去的机会已经很少了。

  “但是现在智能化转型,不但需要一些要素资产,而且要有新的应用方案、智能化应用方案,这些都不是过去的老牌应用软件厂商所能提供的。

  所以我们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至少现在我们是不落后的。只要我们坚定地去推进,我相信未来这个行业中就会有我们的立足之地,我们中国就会在这些新的领域中成为领跑的国家之一,中国会有更多领跑的企业。”杨元庆说。

  (本文首发,作者|陶淘)

  以下为联想创新科技大会杨元庆接受采访实录,略经编辑:

  问:与往年的TechWorld相比,今年TechWorld最大的不同是什么?从今年年初联想提出3S战略到下半年提出“端-边-云-网-智”。这一年以来您对联想的表现满意吗?联想过去一年有什么收获?

  杨元庆:我们每年都有不同。之所以叫创新,那就是新东西。相同之处是今年的TechWorld还是两天的活动,第一天围绕企业,第二天围绕个人,但每一天的具体内容都很不同,但同时又有很好的延续。

  例如,去年我们就开始谈智能化转型,今年依然是这个话题。我们希望大家可以感受到,我们的智能化转型战略已经更加清晰,结构也更加清晰,希望大家能了解到我们的3S战略怎么才能覆盖“端-边-云-网-智”。

  “端-边-云-网-智”是我们今年新提出来的未来智能化时代的框架和架构,它不仅是硬件的架构(硬件是端边网)。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实现智能。在这样的战略覆盖的框架或者体系架构下,联想有很多实质的东西,希望大家能够感受到。我们今年有七位演讲人,每一个人都从各自的角度谈了他们对这个战略和构架的贡献,并且分享了实实在在的客户案例。应该说,相对去年来说,我们的战略更加落地了。

  对于联想的这一年,我是非常满意的。这一年里我们的传统业务继续取得进展,例如我们的个人电脑业务继续超过大市的增长,利润还在不断地改善。有了利润才能保障我们发展新业务,去落实我们的战略。

  我们的移动业务连续四个季度在南美和北美的市场都取得了市场份额的增长,获得了盈利。对于我们的DCG(数据中心业务)来说,增长虽然比我们预料的差一些,但是战略落实比较坚定,也因此看到了一些成果。

  尤其是在中国,面临市场压力,上季度我们还依然取得了接近20%的总增长,在非云计算领域里面取得了47%的增长。从全球来看,虽然受一两家云计算公司的推迟购买的影响,我们总体的销售收入没有获得增长。但是在战略方向上,比如说发展存储业务、服务业务、软件定义的数据中心业务,都取得了很大进展。

  当然,除了这些以外,其实更让我高兴的就是我们在这些战略方向性的领域中取得的突破。比如说我们的服务业,上个季度有35%的增长,远远高过我们总体增长的速度。无论是设备及服务、尊享服务还是维护管理服务、运维服务,我们都获得了高倍速的增长。比如我们今天谈到的智能物联网,联想的设备在智能行业解决方案当中有60、70%增长,垂直行业我们有三倍速的增长。这些都一致反映了:一、联想总体的财务非常稳健,二、我们的战略方向清晰、落实到位,带来了我们战略性业务的突破。所以我没有理由不满意。

  问:联想跟施耐德的合作,可以感受到双方在行业对于智能转型的诉求非常契合。但联想和施耐德的合作明显跟去年联想和NetApp的合作不同。施耐德是一个实体,而且在中国很多年了。双方是怎么开始接触的?又是怎么进行合作?另外的问题就是,联想在数字转型时代,联想遍布全球、区域市场的各种要素落地当中,联想将扮演什么角色?

  杨元庆:如你所说,施耐德跟联想的合作跟NetApp与联想的合作不一样。NetApp弥补的是我们存储的板块。大家知道2014年我们买了IBM的X86服务器,但是仅仅是服务器。过去我们在Smart Infrastructure领域,存储这块是比较弱的。过去我们的产品组合只能够覆盖市场的15%,但是和NetApp合作之后可以覆盖95%,也因此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快的增长。包括今年,我们有大双位数的增长。

  施耐德就不一样了。施耐德已经跳出IT行业,准确的来说是OT行业,它天生就是物联网。施耐德很多的电气的设备,甚至整个机房的电源,都是它的强项。所以我们将来会有非常多的共享客户,它是我们整个智能物联网当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触点。同时,施耐德也在推进智能化转型,他们对联想的数据智能业务印象深刻,非常感兴趣,觉得联想的IOT的平台、大数据平台、人工智能平台,都可以和他们未来的物联网的东西相配合。在给用户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的时候,能够把联想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也结合进去,所以双方非常互补。

  联想与施耐德很有渊源。我们本来是互为客户,施耐德是联想数据中心的供应商,为我们提供电源。联想则提供服务器甚至整个数据中心的解决方案。我本人跟赵国华大约于一二十年前相识于一次微软CEO Summit。大家合作起来也比较顺畅。

  联想在数字化转型中扮演的角色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智能变革的引领者和赋能者。具体来说,对于一些行业,我们可以作为总的咨询方案设计者,也可以扮演建筑工程队的角色。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建筑材料齐全,所以我们可以为设计和建造提供更好的方案。当然,这也会带动我们产品的销售,也就是带动“建筑模块”的销售。我觉得我们这样的战略还是非常好的,它不但符合市场、行业、技术发展的趋势,而且很好地把我们所有的业务都融合进去。每一个业务在其中都有相应的位置和应有的地位,互相协同,满足客户的需求。

  问:刚才您提到了组织协同,联想的业务单元越来越多——今年上半年诞生了两个:一个是CIOT(商用物联网业务),一个是DIBG(数据智能业务集团)。这某种程度意味着组织之间的协同越来越难。我们如何提高决策的效率?会不会诞生一个新的执行委员会?

  杨元庆:不会,从四五年前联想收购IBM服务器和摩托摩拉手机开始,BMS是日常管理的系统,决策的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只有PC的时候,全公司围绕着PC业务转,CEO也是COO。

  但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联想已经成功地实现了操作系统的升级和运营模式的升级。我们从一个单业务的操作系统升级为了多业务的“操作系统”。现在每一个业务有他们自己的运营管理系统,但是整个公司又能够很好地进行管理。我觉得这是我们比较满意的地方。

  对于不同的业务,我们也有不同的管理逻辑。去年开始,我们引入四象限的管理方式——把所有业务分为现金流业务、转型的业务、孵化业务和生产力提高的职能部门。我们把所有的职能部门放在四个象限当中进行管理。不同象限业务的KPI不一样了,业务的主要诉求也就不一样了。我觉得这是联想最近这几年非常大的进步,前一阶段,我们从成功地从一个只有中国单一市场的公司转变为一个全球化的公司,这个管理模式和操作系统升级意味着我们在以往的基础上实现再一次升级。

  问:第一个问题,联想的手机主要是在北美和拉美,我想主要了解一下手机业务在北美和拉美的比例分别是什么?我们了解到,联想下一个拓展的市场是在欧洲,具体的做法是跟运营商合作。跟运营商合作会有哪些比较具体的举措?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云计算,联想在云计算领域的侧重点是什么?在云计算领域,国内第一是阿里,第二是腾讯,第三是中国电信。在云计算的国内市场当中,联想有什么样的区别和市场策略?

  杨元庆:目前我们的手机业务策略要首先保证这个业务盈利,这是第一要务。我们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把很多不盈利的市场收缩甚至是关闭了。当然,因为摩托摩拉过去一直在北美和拉美都比较强,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我们聚焦在这些我们能力比较强的市场,也可以精简各方面费用。过去我们每个季度精简的费用都在五千万到一个亿美元以上。

  过去四个季度,我们的手机业务都是盈利赚钱的,而且每个季度都比前一个季度盈利要多。当然,我们的手机还无法跟电脑比,联想一年有20亿美元的利润来自于电脑。我们很清楚,这种策略是一段时间内的策略,它不是永远的策略。我们在目前盈利的基础上,未来要考虑这个业务的盈利性增长,要把增长放在一个相对更重要的位置上,但前提是必须保证盈利。

  我们可以把在拉美和北美赚的钱投入在新的市场上,但是新的市场不能过度亏损。未来的增长,我们也只能去选择有限的市场,一个一个地去做,做好了再做下一个。我们在选择市场上,也优先选择盈利性比较好的市场,可能欧洲就是下一个选择。而且欧洲和美国的市场也比较相近,它也是运营商主导的市场,所以我们可以采取相似的模式。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忽视其他的市场,我们也正在组织新的战略、新的组织和业务模式,来考虑怎么样打造一些有竞争性的产品,在新兴市场,例如像中国、印度这样的新兴市场做到更契合消费者的需求。联想的移动创新是无止境的,一直在发展,如果大家15号参加我们的活动,就会看到我们最新的创新手机产品。

  关于云计算的侧重,你刚才所提到的那些平台,跟我们要做的事情都不一样。实际上他们都是我们的客户。联想的云计算,主要谈的是设备,我们会给云计算的公司提供hyper-scale的产品组合,来满足他们个性化定制的要求。在这个方面我们跟他们没有竞争,相反,我们是互补的。联想不做云计算的服务商。我们最终给客户提供的智能化解决方案当中,如果客户选择了公有云或者选择了混合云,那么公有云的部分我们就会推荐你刚才所提到的这些品牌来作为我们整个解决方案当中的组成部分。

  问:折叠屏手机会不会在国内发售?

  杨元庆:肯定会在国内发售,但是我们要选择一个比较好的、合适的时机,让国内市场能够接受。当然也会考虑市场的时机。

  问:中国区在过去的两年组织架构上变化比较大,您能不能从现在去评价一下这两年变化当中的取得的比较满意的效果?还有哪些需要改变?

  杨元庆:中国区的问题让刘军解答你会更合适一些。现在中国区有几块业务,刘军主要围绕的“端”来发展,童夫尧(数据中心业务)是基础架构,蓝烨(数据智能业务集团)是“智”。

  中国区这两年有很大的变化,最重要的就是客户导向的变化。中国区围绕消费客户、中小企业客户和大企业客户,组建了不同的业务部。同时,中国区大力推进向服务转型。今天你应该也听到了刘征(中国区商用业务)的演讲,他的重点一方面在于如何推进智能物联网,另一方面就是加快向服务转型的步伐。不管是设备机服务、尊享服务还是运维服务,这些方面我们的增长都非常快。

  我们充分利用了联想过去的积累和打下的基础,不仅仅是在中国,我们在全球的服务业务都增长也非常快——上季度服务业务增长了35%,已经接近10亿美元了,利润远远地好过硬件。当然,没有硬件也就没有服务,我们的服务围绕的是我们的硬件来做的。

  问:数字化,还有为行业提供智能化的解决方案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现在也是一个全球共识。像微软、英特尔这样的全球巨头在说,国内的阿里、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也在说。联想会更加侧重于哪些市场?您觉得联想人无我有的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

  杨元庆:大家都在说,但是说的侧重面不一样,内涵也很不一样。我相信我们今天所谈的,恐怕你从其他公司是看不到的。因为大家的业务的组成和属性不一样。

  我们一直强调,联想是推动智能化转型要素资产最齐全的一家公司——从物联网到基础架构,再到各种数据智能的IoT平台、大数据平台、人工智能平台,全球很少有要素资产这么齐全的公司,同时还有一个战略,把所有的业务都组合起来。所以我对联想的战略非常有信心。

  此外,联想的执行力大家也都是很放心的,我们一定会推进智能化的转型,而且我觉得智能化转型对中国的企业来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过去第三次浪潮叫数字化、信息化,在这一方面,很多的行业应用、企业应用,不管是办公软件还是财务管理软件,或者是ERP、人力资源,全都是被北美企业垄断的,中国的企业再进去的机会已经很少了。但是现在智能化转型,不但需要一些要素资产,而且要有新的应用方案、智能化应用方案,这些都不是过去的老牌应用软件厂商所能提供的。

  所以我们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至少现在我们是不落后的。只要我们坚定地去推进,我相信未来这个行业中就会有我们的立足之地,我们中国就会在这些新的领域中成为领跑的国家之一,中国会有更多领跑的企业。

  问:联想是2011年开始做智能化转型的,您现在如何评价智能化转型战略目前的阶段和位置?今年联想已经形成了一个新的战略,在过程中顺利吗?下一阶段的重点是什么?

  杨元庆:转型如果很轻松的话就不是转型了,转型一定是千磨万挤,不脱层皮达不到目的,但是我们对于我们的转型是有信心的。第一,我们方向清晰,逻辑也越来越严谨;第二,我们很坚决,而且我们有一定的方法论。

  路径不行可能会撞墙,但我们大方向明确,我们能够走另外一条路。所以转型的过程中要不断、及时地复盘。联想现在有一个多业务管理操作的系统,对不同的业务,尤其是转型和孵化的业务,我们要经常拿出来评估,然后看看下一步怎么走。

  问:从业绩上来说,您对数据智能业务集团未来有什么样的期待?今天上午我听说联想要打造一个“技术联想”,在面向智能化转型方面,联想有怎么样的技术研发投入?

  杨元庆:数据智能的业务我们刚刚起步,现在连1亿美元的收入都不到,但是现在它的增长非常快,其次我们的规模,在国内应该是领先的。但是如果说我们转型成功的话,这个业务或者是服务的业务营收占比达两位数以上,那才是一个里程碑。当然,整个服务和软件,也包含了我们数据智能的收入。数据智能要想单独成为联想的一个支柱,我们的收入需要上升到10亿美元,这还是要假以时日,但是我相信这是一个正确的方向,我们的增长一定会比较快。

  技术方面,联想一年的研发投入是100亿人民币以上,我们每年还会根据业绩和业务发展的情况来增加,总体对于技术投入我们还是有承诺的,希望我们每年的增长都高过总体的业务增长。

  问:在整个战略过程当中,AI会起到什么作用?您怎么看待AI未来的发展,以及联想在这一块会有怎样的布局?

  杨元庆:AI就是我们所说的“智”,联想的AI是一个广义的AI。首先AI不是人工智能,而是增强智能,就是帮助人们和企业增强智能。现在有关AI大家谈论居多的是人脸识别、语音识别等方面的技术和应用,而联想所谈的增强智能AI,更多是聚焦在行业智能上,用政府报告中的话说就是AI+行业。这当中,有智能的地方非常多,就制造业来说,制造业当中的五个价值链环节包括:研、产、供、销、服,也就是研发、生产、供应、销售和服务,每一个环节都可以体现出AI。

  在研发方面,产品如何更好地反映客户的期望和要求,这就是智能。过去我们请几个客户来研讨,然后就去做下一个产品。现在我们在互联网上抓取用户的反馈信息,然后把它们解决,这就是下一代产品开发的目标,是数据智能,是用户反馈的数据智能。在供应方面,供需平衡对企业非常重要,供不应求、供过于求是所有企业常见的问题,如果能够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社会生产力就会极大地提高,这比人机大战好多了,虽然技术上有相似的地方,但是解决问题对社会带来的效益要大得多,而不仅仅是娱乐。

  所以我们用AI来解决供需平衡的问题,用机器来进行产品预测。不仅仅是产品预测,还有生产环节,今天芮勇讲的排产也是一个智能化的例子。精准营销方面,怎么样把我们的广告推到需要它的用户那里?在服务领域中,联想也有一个产品,就是语音识别的应用案例,在我们的电话中心,其实很多是机器在回答用户的问题,例如故障排查。现在美国和中国都在用chatbot来回答用户的提问。

  在制造行业有这么多体现,到其他行业就会更多。无人商店就是一个智能化的解决方案,属于智慧零售。还有很多其他方面,欢迎大家到联想的未来中心去看一看,我们现在有制造、教育、医疗、零售、农业等方面的解决方案,大家看了会更有体会。

  当然,我们所有垂直行业的智能,都要把我刚才所讲的零组件放进去,物联网的解决方案是它的一部分,解决计算力需求的基础结构是它的一部分,如何运用物联网平台、大数据平台、人工智能平台把它组合成智能化解决方案,这些都是解决问题所必不可少的建筑模组。

  问:您在上午的演讲中提到,联想在布局前沿基础生态的过程中,实际上是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是技术研发,另一方面是投资创新。在投资创新方面,联想会有哪些方面的侧重?如何将它们混合到智能化的生态当中?

  杨元庆:今天上午贺志强谈得也比较清楚。首先,联想的创投跟其他创投不一样,其他的创投以追求财务回报为主,联想在保证有基本财务回报的基础上,更主要的是配合战略。这是联想战略当中重要的棋子,为的是实现联想战略所需要的技术、产品和服务,这是我们重点方向,

  老贺围绕技术提供了五个方面——物联网、云计算、边缘计算、大数据、AI,我觉得需要再加一点——5G,这是我们重点投资的方向,垂直行业是我们的重点。你可以发现,它和联想的战略是完全吻合的。其实老贺创投的考核中包括了和联想业务配合和协同的考量。比如说我们用寒武纪的芯片做成高性能的计算机,这就是协调的方面;我们用深交通智慧交通解决方案,就是把它作为我们整个智慧交通解决方案当中的核心。用这个来作为方向,可能就会把我们的物联网技术架构的零组件带进去,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协同案例。

  在联想垂直行业解决方案的白皮书中,智慧交通就是以深交通为主的,智慧制造可能会以联想自己的方案为主。其实这也是联想的一个理想,我们要做行业智能化解决方案的白皮书,但不是说所有都是联想的方案。第三方的方案我们都可以为用户推荐,做用户的咨询顾问,也可以做用户的建设施工队。然后在施工的过程中,联想的建筑模块也可以得到充分地利用,这就是我们的战略,也是我们的目标。

  问:我们现在讲智能制造是一个“一把手”工程,联想也是一个高科技制造业企业,在全球有12家工厂。您作为一把手,对联想的智能制造本身有什么样的规划?对整个智能制造的战略是否能再和我们总结一下?

  杨元庆:智能制造的确是一个“一把手”工程,我的参与程度也比较深。用研产供销服的方式,分别看我们怎么样可以用智能化带来效率的提高、客户满意度的提高、质量的改善、客户个性化需求的满足。在研发方面,主要是满足客户需求;在供应方面就是更精准地预测需求;在生产方面就更多了,包括自动化、数字化和智能化,这些方面都有一系列的解决方案。

  我们今天和施耐德的合作,也是更好地解决和物联网或者是Objective Technology (OT)的联动和协同问题、精准营销问题、以及服务方面的机器回答客户问题。这些方面都是为了我刚才所讲的提质、增效、获得客户满意度、满足客户个性化。

  问:下午采访童夫尧的时候他提到,上午高管演讲没有一个谈的是硬件,都是场景。您提到联想要服务更好的业务,刚才说到医疗、教育还有交通,你们会从哪些领域开始切入?是怎么考虑的?商业逻辑是什么?

  杨元庆:不光是今天的会议,前一阵子我们在罗马召开了全球管理会,一百多人,三天的会,不但没有谈PC,也没有怎么谈硬件,大家主要谈的就是解决方案和服务。其实这是我们智能化转型非常重要的转变,围绕着客户的解决方案和服务。包括我们现在发财报的时候,也有很大篇幅在讲服务、软硬件,还有一些转型的目标。所以我觉得这是成功实现转型必不可少的驱动力。

  领域切入方面,从今天的会议你也看到了,重点是制造业,我们本身就是一个高科技制造企业。高科技的制造业,这两个词就可以最佳地诠释我们为什么可以做得最好。一是制造业,二是高科技。现在要做智能化转型的企业,其实都没有做过制造业。另外就是我们选择了相对有竞争力的领域,比如零售、教育、医疗等等,来做重点发展,当然,我们刚才讲了,我们在其他的行业中也会把我们的合作伙伴方案带到客户那里。但是带到他们的方案中,我们也希望我们的建筑模块可以更多地让客户接受。所以这个模块就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谢谢大家!

  陶淘

  摘要: 联想是推动智能化转型要素资产最齐全的一家公司,从物联网到基础架构,再到各种数据智能的IoT平台、大数据平台、人工智能平台,全球很少有要素资产这么齐全的公司。所以,杨元庆对联想的战略非常有信心。

  昨日,在联想2019创新科技大会(Tech World 2019)上,联想CEO杨元庆和CTO芮勇等,不谈营收占比超四分之三的PC业务,主要从各个场景切入,分享了联想今年下半年以“端-边-云-网-智”的框架来驱动未来智能化的战略和落地情况。

  端-边-云-网协同的基础架构是各行各业实现数据智能的基石。联想高级副总裁童夫尧表示,经过多年的积累,联想在边缘计算、云计算和5G智能互联都已经有了成熟的技术、产品和解决方案,能够提供全价值链计算能力,为的是满足数据智能时代各行业对计算提出的新需求。

  杨元庆则在演讲中介绍了联想在智能物联网(Smart IoT)、智能基础架构(Smart Infrastructure)和行业智能(Smart Verticals)三个维度上的战略布局,即联想的3S战略,并描绘了包括智能制造、智能医疗、智能金融服务在内的智能场景。

  杨元庆表示,“智能化能带来的收益远不只是便利的生活体验,还能够释放巨大的效率红利。”

  具体到联想集团内部效率的提升,CTO芮勇提到了联想研究院打造的一套智能排产的AI系统,在40多场人机大战中,每一次AI都胜过了人类;会后的采访中,芮勇还举例了供需匹配方面人机在备货量方面的预估,联想机器人的准确率同样以7%胜出。

  在驱动智能化变革的幕后推手方面,杨元庆把其归结为数据、计算力和算法:

  当有了数据作为燃料,计算力作为引擎,大数据工具和先进算法提供的涡轮增压,再结合各行各业的knowhow,就能产生更加精准的决策结果,更加高效的业务流程,这就是能够驱动行业转型、催化产业革命、推动社会文明进程的数据智能。

  大会上,在援引德勤的预测时,杨元庆还提到,从2017至2025年,全球人工智能市场的复合增长率达30%,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超过6万亿美元。

  会后采访中,杨元庆就与施耐德电气合作一事表示,施耐德作为OT行业中的企业,本身具有的物联网基因,能与联想共享非常多的客户,会是联想整个智能物联网维度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触点。

  在被问及手机业务未来的发展策略,杨元庆强调,“我们的手机业务策略要首先保证这个业务盈利,这是第一要务。”过去四个季度,联想的手机业务都是盈利的,市场集中在北美和拉美。未来,联想的手机业务会在目前盈利的基础上,考虑业务的盈利性增长,欧洲会是下一个选择。

  杨元庆还表示,联想是推动智能化转型要素资产最齐全的一家公司——从物联网到基础架构,再到各种数据智能的IoT平台、大数据平台、人工智能平台,全球很少有要素资产这么齐全的公司,同时还有一个战略,把所有的业务都组合起来。所以,他对联想的战略非常有信心。

  联想的执行力也放心,一定会推进智能化的转型,而且他觉得智能化转型对中国的企业来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过去第三次浪潮叫数字化、信息化,在这一方面,很多的行业应用、企业应用,不管是办公软件还是财务管理软件,或者是ERP、人力资源,全都是被北美企业垄断的,中国的企业再进去的机会已经很少了。

  “但是现在智能化转型,不但需要一些要素资产,而且要有新的应用方案、智能化应用方案,这些都不是过去的老牌应用软件厂商所能提供的。

  所以我们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至少现在我们是不落后的。只要我们坚定地去推进,我相信未来这个行业中就会有我们的立足之地,我们中国就会在这些新的领域中成为领跑的国家之一,中国会有更多领跑的企业。”杨元庆说。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cyf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奋达科技
  • 爱施德
  • 水晶光电
  • 漫步者
  • 劲拓股份
  • 科森科技
  • 万通智控
  • 北京君正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