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宏观陶川:2020年美股仍有望温和上涨

2019-12-06 20:01:54 来源: 证券时报网
中性

  在全球经济下行风险仍存,中美经贸谈判悬而未决,美国大选大幕拉开的多重背景下,如何看待2020年美国经济、政策、政治、以及相关的资产表现?

  方正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陶川认为,美国今年三次降息后,实际的政策利率已经回落至中性利率之下,美国经济在2020年可以延续温和复苏,不会陷入经济衰退,美股仍有望温和上涨。

  他在报告中指出,当下投资者最为关心的美国经济发展10个问题,并一一对应给出分析。

  1. 美股会崩盘吗?

  陶川认为,2020年在美国经济复苏延续和美联储保持货币宽松的背景下,美股仍有望温和上涨。

  对于市场所担心的美国科技股的崩盘风险,当前的情形与本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破灭有明显不同,2001年美股的崩盘在于美联储在加息175个基点后将利率维持在6.5%的高位长达8个月之久,由此导致了对利率最为敏感的美国科技股的暴跌。而鉴于2018年美股大跌后美联储的迅速调整,尤其是连续的三次下调政策利率——降息空间的打开无疑为科技股的下跌提供了缓冲垫,尤其是在经济基本面依然良好的背景下。

  2. 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有多大?

  美国经济在2020年可以延续温和复苏,不会陷入经济衰退。自1950年以来美国经历了十次经济衰退,衰退前美国政策利率往往显著超出中性利率。而在经历了2019年的三次降息后,美国当前期实际的政策利率已经回落至中性利率之下。

  3. 消费扩张的引擎还能持续多久?

  2020年美国私人消费仍将保持2.3%左右的增速,从而支撑在潜在增速(2%)附近的经济增长。美国私人消费扩张背后的两个驱动因素:一是居民的收入增长;二是居民的举债空间。

  从不同收入的群体来看,当前美国低收入群体的薪资增速要明显快于高收入群体,由于穷人较富人有着更高的边际消费倾向,由此其薪资保持较快增长也将更有利于私人消费的扩张。

  从居民的举债空间来看,当前受益于低利率的环境,美国居民偿债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已降至历史低点,同时,股市的走牛和房价的上涨则使得居民净财富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升至历史高点。可见美国居民部门的资产负债表是相当健康的,这无疑赋予其进一步举债的空间。

  4. 非住宅投资会企稳回升吗?

  陶川预计,2020年美国非住宅投资增速虽有所企稳,但不会明显反弹。2020年考虑到中美经贸摩擦和美国大选,美国经济和政策上高度的不确定性很难明显消退,从历史来看,衡量这一不确定性的指数与非住宅投资的增速存在明显的负相关关系,因为企业在面临高度的外部不确定性时往往会推迟投资决策。

  5. 房地产重回复苏?

  尽管房地产在2020年有望保持正的增长,但对GDP增长的拉动仍将十分有限,预计不超过0.2个百分点。

  虽然2019年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重回宽松,住宅投资对GDP增长的拉动已经转正。然而,当前住宅投资在美国经济中的重要性较金融危机前显著降低,目前占GDP比重仅为3.7%。

  6. 通胀压力会显现吗?

  由于在消费品篮子占比三成的住房通胀在2017年以后上行乏力,2020年核心通胀的回升幅度仍将受到限制。以美联储所青睐的核心PCE指数而言,方正宏观的预测显示其将在2020的一季度末回升至接近2%,但全年大部分时间仍难以回升至这一目标水平之上。

  关税影响方面,考虑到中国制造的商品和服务在美国PCE篮子中的占比不足3%,因此对华关税对美国核心PCE的提升非常有限,预计不会超过0.1个百分点。

  7. 美联储货币政策前景?

  考虑到上述经济的温和复苏、通胀回升至目标水平、以及此前降息后相对有利的金融条件,美联储货币宽松的力度将明显小于2019年。陶川预计其降息不会超过一次:基准情形下美联储将维持当前1.5%-1.75%利率区间不变,可能的一次降息除非遇到重大的外部不确定性事件。2020年美联储降息的门槛要显著高于2019年。

  8. 美国大选需要关注什么?

  由于当前特朗普的民调支持率仅为42.6%,此前在大选前民调支持率低于这一数字的总统均连任失败。因此,在未来的11个月内,特朗普本人会有强烈的诉求去提升其民调支持率,这就增加了他未来在国内外政策上的不确定性。

  最新的民调显示近67%的美国民众依然支持特朗普的对华贸易强硬政策,但74%的美国民众认为国内消费者承担了主要的关税成本。因此,预计特朗普会撤销部分关税来迎合选民,但仍将坚持其对华贸易政策上的强硬立场。

  9. 美债利率如何演绎?

  2019年在美联储货币政策大逆转的背景下,美债的牛市再度开启,10年期美债利率从年初2.8%高点下行至最低1.47%。展望2020年,鉴于上述美国通胀的温和回升和美联储不大可能进一步大幅降息,方正宏观预计美债利率上行和下行的空间均有限,10年期美债利率更有可能在1.5%-2.0%的区间内波动。

  10.还须留意哪些风险?

  当经济数据超预期时,特朗普在政策上转为激进的风险会加大,而当经济数据不及预期时,特朗普又会有所缓和。因此,方正宏观陶川认为,2020年需要留意当美国经济数据不及预期时,特朗普在政策上突然转变的风险。

  历史上美国经济的超预期或低于预期在各月间还是有着一定的季节性规律,经济数据不及预期主要出现在1月、5月、6月、8月、12月,在这些时点,对于可能出现的政策变化(尤其是对华经贸政策)风险是需要保持警惕的。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cxz

0

+1
  • 大东方
  • 利欧股份
  • 安妮股份
  • 捷捷微电
  • 中科曙光
  • 三川智慧
  • 友阿股份
  • 比亚迪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