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成收入来自京东、沃尔玛 赴美IPO的达达能否逆袭即时配送“三国杀”

2020-06-07 03:26:12 来源: 搜狐网

  出品 | 搜狐科技

  作者 | 尹莉娜

  自2018年年底首次传出上市消息一年有余后,达达终于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5月13日,达达首次披露招股书,冲刺美股纳斯达克。随后不断更新的招股书中显示,达达的发行规模由此前公布的1650万ADS增至2100万,IPO募资规模也从1亿美元涨至3.68亿美元。

  6月5日,达达成功登陆纳斯达克,IPO发行价16美元,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投资技术和研发、实施营销计划和扩大用户群等。此次IPO上市成功,也意味着达达正式成为“即时零售第一股”。不过,达达在上市首日股价即下探超26%,截止发稿前,达达股价微涨,报16.2美元。

  一、“流血上市”背后

  招股书显示,近三年来,达达的营收持续增长,2017-2019年,达达集团的净收入分别为12.18亿元、19.22亿元和31亿元,受疫情影响,达达在2020年Q1的收入达到了109%的同比增幅。

  达达的营收来源包括服务收入及商品销售收入,其中,服务收入一直是收入支柱,占比从2017年的96.4%一路提升到了2020年Q1的99.1%。服务收入主要指来自向物流公司(主要是京东)、B端商家及个人提供的同城配送服务以及向京东到家平台商家收取的佣金、配送服务、在线营销服务等。

  不过,营收稳步增长的同时,达达目前仍旧处于亏损状态。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达达归母公司净亏损分别为14.49亿元、18.78亿元、16.7亿元,三年累计净亏损超50亿。

  不过,在2019年以来,达达的亏损率得到了明显改善。招股书显示,2019年全年,达达的经调整净亏损为14.2亿,亏损率为45.8%。2020年Q1,达达经调整后的净亏损为1.94亿元人民币,亏损率进一步大幅优化至17.6%,这两个数据均远低于远低于2017和2018年的-98.4%和86%。

  二、骑手仍是难题

  作为以配送作为主要生意的公司,骑手的数量和智能调度能力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司的运营实力。

  在骑手数量方面,达达招股书显示,在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12个月里,达达平台拥有63.4万名活跃骑手,累计配送订单8.22亿份。作为对比,从去年5月就宣布配送能力对外开放的美团,其平台活跃骑手(通过平台获取收入的骑手)共399万人,日均活跃骑手为超过80万;阿里本地生活(饿了么、口碑)体系下的蜂鸟即配,其月活跃骑手为66.7万,注册骑手达300万。

  支付给骑手的薪酬和激励是达达成本支出中最大的组成部分,这也是困扰着众多即时配送平台的问题所在。2017年-2019年,达达支付骑手薪资分别为15.26亿元、19.18亿元及26.79亿元,各占总成本的半数上下,具体比例达为54.38%、48.96%、54.39%。2020年一季度为8.751 亿元,同比增长91.11%。另外,在达达的总负债10.97亿元中,应付给骑手的费用占了近四成,达到4.04亿元。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到家业务快速发展的一二线城市,骑手供远大于需,所以骑手流失并不会造成配送端的成本提升。

  而在智能调度方面,业内主要玩家均建立了具有其特色的技术能力。达达-京东到家的动态定价系统,美团是ETA分析模型、饿了么采用了方舟Ark智能调度系统,都是即时配送业务持续发展的技术基础。

  三、“富养的孩子”

  一直以来,达达都是“富养的孩子”。

  至今为止,达达先后获得了来自红杉、DST、京东、沃尔玛等机构累计约13亿美元的融资。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截止目前持股比例分别为45.3%的京东和9.5%的沃尔玛除了提供融资支持外,还为其提供了足够的业务支持,2019年,由京东、沃尔玛提供的收入占据达达总营收的六成以上。

  达达并不缺现金流,在业务稳步增长的2019年,达达已经弹药充足,融资金额为0。而此前的2017、2018年,达达集团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入分别达到13.38亿元、30.48亿元,进入2020年,达达再一次开启融资,由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入为1亿元。而在本轮IPO中,京东与沃尔玛作为达达集团IPO的基石投资者,在IPO中分别认购4160万美元和3000万美元,约占融资总额的1/5,达达的融资总额也达到了3.8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7.3亿元。

  而在具体业务方面,目前京东到家仍在京东APP上拥有一级入口,截至2020年3月31日,京东到家的总流量中有约30%来自京东官网。京东同时也是达达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17年-2019年,达达分别有56.7%、49.1%及50.5%的收入来自为京东提供服务。另一边,沃尔玛也将包括山姆在内旗下所有的商超配送业务交付给了达达。2017年-2019年,达达来自沃尔玛的收入占比分别为4.6%、13.0%和14.9%。

  不过,也正是因为有着占股比例过半的“强势”资方,达达的发展空间也有可能受到更多限制。

  如2015年外卖大战期间,美团、百度外卖、饿了么除了用大额红包补贴争抢用户之外,也在尝试自建配送体系。彼时达达在红杉资本沈南鹏的撮合下将订单大量外包给达达。但随着饿了么自建的物流体系蜂鸟配送的成立,达达的订单量骤降,直接失去了近80%的业务。巧合的是,京东到家也在业务上问题频出,给了达达“东山再起”的机会,双方合作下,京东减少了自有物流的配送的亏损,达达也重新获得了损失的订单量,随后,京东、沃尔玛接连宣布入股达达,三方合作显然也比和饿了么合作时更为紧密。

  四、即时配送“三国杀”

  一直以来,即时配送的战场都在围绕着零售业务展开。

  根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与美团配送共同发布的《2019中国即时配送行业发展报告》,2019中国即时配送市场细分品类订单占比中,餐饮外卖的占比达7成,其次是生鲜果蔬,占比为12%,零售便利以10%的占比排名第三位,鲜花蛋糕占比为5%。

  而从市场主要玩家的市场占有率来看,根据市场研究机构比达咨询此前曾发布的《2019年第3季度中国即时配送行业发展报告》,在该季度,蜂鸟配送、达达快送、美团配送占有的市场份额分别为27.7%、27.2%、25.4%。三家的市场份额不分伯仲。而如果将外卖订单纳入统计范围内,中信建投601066)证券的数据则显示,美团配送、蜂鸟配送、达达快送分别占即时配送市场份额43%、24%、4.3%。

  但随着疫情之下到家业务需求猛增,美团、饿了么开始发力餐饮外卖之外的即时配送领域,饿了么口碑多次架构调整,将本地生活重新摆回战略位置,美团向社会开放运力,不断强调“送啥都快”,达达能否守住生鲜果蔬、零售便利领域的“大本营”,还是未知数。不过,从达达招股书中援引艾瑞咨询的报告显示,达达快送和京东到家两大平台在商超即时零售、社会化即时配送两个领域中市场占有率均为第一。

  另外,相比于美团、饿了么将配送运力首选于自家外卖业务,达达集团创始人兼CEO蒯佳祺则表示将不会向上涉足零售生意。在上市前的致辞中,除了谈及信任和价值外,蒯佳祺还特意强调道永远不跟零售商竞争,“我们永远不会变成零售商。”

  即时零售以及零售的本地电商化,将是我们最大的历史机遇。”达达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在上市前的公开信中说道。

  在本地生活再次重回巨头视线中时,即时配送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搜狐科技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lg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紫光国微
  • 长电科技
  • 蓝英装备
  • 绿地控股
  • 中科曙光
  • 网宿科技
  • 英威腾
  • 光大证券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