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最强“收割机”来了!庄股频频闪崩 网络出货比“黑嘴”还黑 投资者买进后三个跌停还出不来……

2020-06-16 20:32:04 来源: 证券时报e公司

  在济民制药、盛洋科技、阳泉煤业等股价闪崩、众多投资者遭“闷杀”的背后,庄家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出货套路?

  6月11日,通常换手率极低的济民制药(603222)突然放出天量,全天成交额近16亿元,换手率达到8.88%。此后,济民制药连续三个交易日一字跌停,至今未开板,众多投资者遭“闷杀”。济民制药4月初就曾出现相似一幕,如今再度上演,背后缘由值得深究。

  不止济民制药,类似情形近期频现。6月3日,盛洋科技(603703)尾盘闪崩至跌停,当日换手率达到惊人的30%,其后连续4个一字跌停板;5月29日的阳泉煤业(600348)收出长长的上影线,其后阴跌不止;还有4月底、5月底的百合花(603823)……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调查发现,在济民制药、盛洋科技、阳泉煤业高换手率当日,均有多位所谓的“股市专家”在直播间、微信群等渠道“吹票”,诱导普通投资者买入,配合庄家出货。与传统“割韭菜”相比,这种出货方式堪称史上最强“收割机”。有消息显示,这些“股市专家”的团队服务于庄家,收取佣金,同时还存在着向学员收取几千到数万元不等的学费的行为,可谓“两头通吃”。

  业内人士将该种方式称为“网络出货”,现在几成标配,性质恶劣程度比传统“黑嘴”更甚。

  济民制药6月16日晚间公告称,经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自查,各方均未策划、参与该事件,亦未授意他人策划、参与网络荐股,与该事件无任何关联关系。

  庄股“闷杀”投资者

  江苏的杨先生有20多年投资股市的经验,没想到在济民制药上吃了大亏。6月15日,在济民制药连续第2个跌停的时候,他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讲述了被套路的全过程。

  大概两个月之前,杨先生无意间点击了一个链接,进入了“第一联盟”的课堂,直播间的老师正在推荐个股。其他投资者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反映,该课堂也被称为“第一牛散俱乐部”。“第一联盟”一般每天开三次直播讲课,上午开盘、下午盘中及晚上。

  “第一联盟”的各位“老师”级别不同,对学员的收费也不同。王希煜自称“王校长”,收费12880元;于翔绰号“于大头”,收费9880元;陶云鹏就只称作陶老师了,收费6800元。杨先生向助理赵丹丹的银行账号转账9880元,成为了学员。

  根据“第一联盟”直播间,上述“老师”轮流讲课,杨先生先后跟随买入了青岛啤酒、长电科技等多只个股,总体来说赚钱的股票多一些。尤其是长电科技,买入后就实现了涨停,杨先生投入100万元赚了10万元,尝到了甜头。长电科技当时接近两个涨停,杨先生说起此事还有些遗憾。证券时报·e公司注意到,长电科技4月30日涨停,五一假期后第一个交易日5月6日大涨8%。这两日,芯片概念股大涨,长电科技的表现与板块整体一致。

  5月22日,“第一联盟”直播间推出了一只“调研票”――百合花。他们口中所谓“调研票”,指的是长期研究并经过对公司的调研,掌握了内幕消息。“老师”在5月22日盘前郑重推荐了百合花,强调该股即将大涨,号召买入。当天,百合花开盘后涨幅迅速冲击至近7%,而后闪崩跌停,换手率达到10%。次日,百合花一字跌停。

  上课时,王希煜将百合花事件的责任推给下面员工,并表示已经将该员工开除,以后绝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不少“投资者”表示原谅。在直播课堂推荐百合花时,杨先生有其他事情耽搁了,没有买入而躲过一劫。

  6月11日早上,杨先生没有错过王希煜校长的直播课,后者将推荐近期的第二只“调研票”。集合竞价阶段,王希煜故弄玄虚,称今日大盘走势“还不错,符合预期”,助理将在9:25准时将个股代码发到群里。“还有两分钟”、“还有一分钟”,王希煜在直播间倒计时,要求大家准备好以开盘价买入该股。9:25,杨先生收到了代码,603222济民制药。

  “济民制药产能已经爆发”、“合作疫苗有重大突破”……在另一位投资者发给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视频中,王希煜用极具感染力的腔调嘶吼,鼓动学员继续买入济民制药。王希煜在讲课时并不会露脸,屏幕显示的是行情软件中的大盘及个股的走势。“加油干”、“兄弟们今天很给力”、“今天这只个股100%涨停”……王希煜声音的冲击力十足,不断引诱学员买入。

  杨先生心想,王希煜稍早推荐的百合花垮掉了,这次再垮掉的可能性不大了。这一次,杨先生以开盘价54.45元的价格买入了近4万股股,耗费资金超200万元。“他根本不给你反应的时间,说了代码之后要求马上买入,然后把截图发给助理。”杨先生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说,“如果有时间冷静下来思考一下,绝对不会买济民制药。”

  济民制药很早之前就被质疑为庄股,前不久还陷入“盗号接盘”的风波,杨先生看到过相关报道,但短几分钟的时间,他无法将这些信息联系在一起。次日,济民制药一字跌停,杨先生加入了“611济民制药受骗群”,群里遭遇和他相似的投资者还有很多。至记者发稿,济民制药已经连续三个一字跌停板,杨先生无法卖出,账面亏损28.5%,金额达60万元。

  网络出货性质恶劣

  远不止济民制药,近期引起广泛关注的类似案例就包括盛洋科技、百合花、阳泉煤业等。通过直播荐股的方式配合庄家出货,手法上和传统“拉人头”相比并无更加高明之处,却十分好用。直播的方式,更直观,更具诱导性,容易让人在短时间内缺乏思考的情况下买入,沦为接盘侠。

  这样的玩法在济民制药已经是第二次了。4月初,证券时报·e公司就曾有过详细报道,多地投资者在同花顺的股票账户集体被盗,持仓股被清空后全仓买入了济民制药。当天,亦有大量微信群或人员荐股济民制药,称主力即将配合拉升,甚至承诺保底收益。部分投资者未经受住诱惑全仓买入,次日便遭遇一字跌停,损失惨重。

  盛洋科技闹出了更大的动静,庄家的吃相非常难看。盛洋科技5月18日~5月25日连续大涨,5月26日闪崩跌停,之后又连续拉升。6月3日,盛洋科技早盘多次冲击涨停未果,尾盘时段却突然闪崩。之后4个交易日,盛洋科技连续一字跌停。有多位投资者反应,盛洋科技此番走势背后,有荐股团队专业运作。个中情形,与前文所述济民制药类似。

  盛洋科技6月4日晚间公告,近日,公司收到多位投资者反映,存在着以陈风为代表的团队在6月3日盘前、盘中通过社交软件向股民推荐买入公司股票的情形。公司也已关注到网络上出现了关于该事件的媒体报道。经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董监事及高管自查,各方均未策划、参与该事件,亦未授意他人策划、参与该事件,与该事件无任何关联关系。

  证券时报·e公司亦曾曝光了发生在阳泉煤业的“套路”接盘事件,当时也是有团伙分工的组织人员,在微信群、直播等渠道召集广大投资者,通过前期预热,在5月28日早晨开始接连发布群消息、直播喊麦等形式号召部分投资者高价挂单买入阳泉煤业。其后,阳泉煤业阴跌不止,受蛊惑买入的投资者无处诉说。

  业内人士将上述方式称为“网络出货”,现在几成标配,性质恶劣程度比传统“黑嘴”更甚。

  此外,前文已经提及,王希煜等人在开设直播课堂的过程中存在向学员收费的情况,从受害者晒出的转账记录来看,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一张海报显示了王希煜的收费情况,基础权益12880元,每月推荐2~4只股票,各类指标及课件免费发放;升级权益28880元,每月4~8只股票,可添加老师亲自诊股;VIP权益46660元,每月8~12只股票,有机会通过考核升级为老师助理。

  来自东北的投资者张伟(化名)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反映,即便没有缴纳学费,也可以听课。这位投资者躲过了学费,没能躲过济民制药。年初受疫情影响,张伟在家无聊才开始了股票投资,为了开通科创板交易权限,把家中全部积蓄,包括母亲大半辈子积攒的15万元,共计50余万元转进了证券账户之中。也是在6月11日,张伟受王希煜诱惑全仓买入了济民制药,被狠狠上了一堂课。

  “现在家里生活费都快没着落了。”张伟哽咽的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说,“老娘不识字,把钱都交给我管理,现在都不敢给她说。”

  另有尚难以完全证实的消息显示,荐股团队会从庄家那里按照交易额收取佣金,比例在10%以上。若按此算,荐股团队获利极为丰厚。

  投资者维权艰难

  张伟在济民制药受骗群里较为活跃,积极搜集大家提供的资料并整理,一遍一遍的发布投诉渠道,希望发动集体的力量去维权。但是,张伟自己去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和民警聊了三个多小时也没能被立案。从群里反馈的情况来看,全国各地的受害者被立案的寥寥无几。

  证券时报·e公司4月初报道的“盗号接盘”受害者周先生当时也进行报案,但至今仍未见任何进展。从公开渠道来看,济民制药4月初事件、盛洋科技荐股出货事件等均没有新的进展。一种观点认为,虽受蛊惑,但具体交易由投资者自行操作,风险应该自担。

  众多受害者显然无法接受这一观点,他们还在努力,希望能够维权。但是,网络直播的“老师们”信息缺失,上市公司澄清与此无关,维权对象难觅。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梳理发现,在济民制药及盛洋科技事件中,不仅有王希煜团队,进行直播荐股的还有张泓斌、秦牛俱乐部等,他们之间是否存在关联,不得而知。在济民制药、盛洋科技连续大跌之后,这些“老师”也统统消失不见,当时的直播链接已处于“404”的状态。

  不过,有投资者发现,深圳凯富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凯富创投”)的出资人包括“王希煜”,持有份额5.41%。此处的“王希煜”,与第一联盟中的“校长”王希煜是否为同一人,尚无确切的证据来证明。

  天眼查显示,凯富创投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3700万元。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拨打了凯富创投工商登记电话,工作人员在听到王希煜的名字时便迅速挂掉了电话,此后接通便称不知道凯富创投。

  天眼查数据显示,凯富创投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深圳市塔兰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塔兰特投资”),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进行了电话采访,对方未否认王希煜为凯富创投的股东,并表示,“他(指王希煜)自己做的事情和我们(指塔兰特投资)是没有关系的呀,这个应该在凯富是可以查得到的。”记者想进一步确认两个王希煜是否为同一人,对方以“正在开会”为由挂断了电话。

  天眼查数据还显示,凯富创投最大的出资人为徐留胜,持有份额21.62%。此处的徐留胜,大概率为知名牛散徐留胜,不过相关证据还需要进一步确认核实。

  回到济民制药等个股,本身即具有明显的庄股特征,在缺少基本面的支撑下,股价走势迥异于大盘。网络出货,乱象已起,亟需重拳整治。投资者也需保持理性,研究公司基本面,尊重市场规律,理性投资,增强抵抗诱惑的能力。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ljh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君正集团
  • 领益智造
  • 万邦德
  • 光启技术
  • 英特集团
  • 华神科技
  • 传艺科技
  • 康德莱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