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进军氢能源:更像长线布局 谈短期收益尚早

2020-09-14 23:55:27 来源: 时代财经 作者:王亮

  酷派内部人士回应时代财经称,酷派提早布局氢能源市场,主要还是看好氢能源的发展,认为其是代表未来的一个产业。

  图片来源:酷派官网

  继8月份发布首款千元5G手机——coolpad X10后,酷派最近又有了新动作:推动多元化布局,拓展新能源汽车价值链。

  9月13日,酷派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2020年9月11日,酷派与卖方蔡南麟订立买卖协议,酷派拟以代价1.03亿港元购买目标股份(相当于目标公司精威企业已发行股份总数的75%),精威企业主要从事氢燃料电池及其各零部件和相关检测系统等业务,而精威企业间接拥有项目公司深圳国氢新能源科技的95.3846%股权。

  酷派将于交易完成时以现金2500万元,及根据买卖协议配售6亿股代价股份支付,每股代价股份的发行价为0.13元。交易完成后,目标公司的75%及25%将分别由酷派及卖方拥有。

  酷派在公告中对收购一家做新能源电池的公司做出解释,“在董事会不时对所经营业务进行的策略检讨中,董事会已考虑将现有业务进行多元化的可能性,而鉴于新能源汽车业务的整体趋势及强大增长潜力,已建议本公司应计划打造拓展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潜在项目。自此之后,酷派一直积极寻求及探讨相关业务机遇。 ”

  酷派内部人士回应时代财经称,酷派提早布局氢能源市场,主要还是看好氢能源的发展,认为其是代表未来的一个产业。

  “酷派集团这一年来坚持打造多元化的业务格局,布局涵盖了从个人消费端到企业、行业,甚至整个城市建设的多元化业务方向。”酷派内部人士表示。

  公告发布后,酷派股价大幅上涨。9月14日港股开盘,酷派报0.17港元/股,盘中最高涨67.6%,最高达0.238港元/股,截至收盘,报0.194港元,较上一交易日收盘涨36.62%,市值达11.7亿港元。

  和现有业务难耦合

  酷派预期,收购完成后,将有助于目标集团所进行的新能源汽车自动化技术研发,与本集团5G及新能源商业汽车管理解决方案的电讯技术研发,共同创造协同效益。

  公告显示,精威企业在过去两年业绩均为亏损状态。截至2019年底的年报显示,公司净亏损890.4万元人民币。至今年6月底,精威企业未经审核综合资产净值约为3506.1万元人民币。

  截至买卖协议日期,精威企业已经取得23项实用新型专利及3项发明专利授权,另有超过30项发明专利及超过20项实用新型专利申请获接纳。精威企业的计划是,在长远上矢志成为具有氢燃料电池、氢燃料汽车及氢燃料补充站设计及兴建能力的综合氢能源集团。

  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对时代财经称,很多汽车都想接入5G网络,通过接入5G,能让消费者和家中智能家居实现互动,未来的智能汽车、无人驾驶等都在关注5G网络的推动。

  梁振鹏认为,酷派在手机行业有一定的技术积累,现在想针对氢能源汽车领域,提出跟5G有关的技术方案,可能的方向包括氢能源汽车在连接5G网络情况下,植入什么样的5G模块等等。

  IT行业分析人士孙永杰对时代财经表示,在和5G业务的协同上,华为等企业都在利用通讯优势发展车联网,做汽车的远程管理。他认为,新能源汽车虽然是一个发展方向,但现在进入氢能源有些太超前,未来十年可能也未必能成为汽车主流的动力系统。

  孙永杰称,这更像一个长远布局,短期三五年之内对酷派业绩的影响不会太大,也不会和相关5G技术形成耦合效应。“可能对酷派短期股价有一些利好,但很快利好会被释放。”

  酷派今年的中期业绩报告显示,期内公司实现收入约3.86亿港元,同比减少41.3%;公司毛利减少20.6%至8410万港元。收入减少主要因为疫情的持续影响,导致新产品在美国上市延后。

  今年8月,酷派集团推出酷派首款千元5G手机coolpad X10,分为4+128G、6+128G两个版本,价格分别为1388元/1588元。不过,这在手机市场基本没有反响。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时代财经表示,酷派此前的手机研发基本都走光了,很难再有研发人员愿意去,如果还做手机,基于过往的运营商业务,只有走ODM这一条途径。

  孙永杰认为,现在酷派虽在海外市场有一部分份额,但也基本属于低价机,是非常边缘化的业务。“酷派现的移动业务,经营一些配件,海外市场还是挣钱的,但是做新能源项目,倘若要带来实质性的影响,比如营收和利润,还是比较遥远。”

  新任管理团队着力5G市场

  酷派曾经位列“中华酷联”(中兴、华为、酷派和联想)之一,在2013年占据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份额TOP3,全球第七,一度在中国4G手机市场市占率第一,之后便逐渐走向没落。

  在酷派官网对自己发展历程回顾中,2015年,酷派开始探索向互联网转型,乐视进驻,成为酷派大股东。但由于乐视资金链断裂,挪用酷派资金导致酷派连续数月无流动资金,研发生产停滞倒退、交期拖延、信誉受损。

  孙永杰对时代财经分析了酷派的没落。首先靠运营商补贴的模式走不通,当运营商降低补贴后,“中华酷联”就解体了,只剩华为一家;其二是运营商模式走不通后,酷派市场转型慢,产品也缺乏亮点;第三,是与乐视的合作,选错了合作方,导致资金断裂。

  2018年1月,乐视先将其持有的17.83%的股权转让至威日创投,威日创投由深圳地产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的大公子陈家荣控股,自此,京基集团入驻酷派成为第一大股东。之后,陈家荣又将持股转让至其弟陈家俊手中。

  2019年年初,陈家俊出任酷派执行董事、行政总裁。此后,酷派开始优化流程、以罗文精神为企业文化等系列变革,酷派董事会也再无原酷派和乐视背景的人员。

  酷派公告显示,陈家俊为投资者及创业家,拥有南加州大学金融学硕士学位,在加入酷派前,曾担任深圳市京基百纳商业公司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陈家俊在2019年7月发布一封公司全体员工信称,新酷派集团将集中研发与营销力量,尽快发力5G市场。

  据酷派2019年度报告,其营收有所增长,在2019年取得营业额18.58亿港元,较上一年度的12.77亿港元增长了45.5%,实现净利润1.12亿港元。此前,酷派已连续三年业绩大幅亏损。

  在酷派今年的年中总结会上,酷派集团CEO梁锐称,2020年上半年,酷派进行了内外全方位的变革与攻坚。

  首先是企业内部修炼涅槃,狠抓质量实现了企业质量机制整改优化,同时调整组织架构、优化流程体系、宣导企业文化,实施月度部门排名等管理工作;其次,美国业务攻坚克难消化库存、投标中标实现多项目孵化,同时积极开拓多个新的海外市场,公司海外中标项目约10个,中标项目运营商需求预估将超过去年全年的营收;再次,酷派围绕5G打造了业务群组,实现了国内市场的强势回归。

  资料显示,酷派在智慧城市、工业互联网和智慧AR眼镜方面均取得一定进展;在5G终端方面,5G工业模组、AR眼镜及5G小基站方面陆续推出新品,目前酷派在5G方面的专利达900多项;海外市场方面,酷派版图从北美拓展至日本、拉美等,推出了平板、智慧手表、追踪器等产品品类。

  酷派表示,将坚持海外市场业务与中国市场业务齐驱并重的长期战略,持续发力工业互联网产品及应用、智慧城市及社会治理现代化等新兴智能终端及系统应用。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lg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九号公司
  • 中胤时尚
  • 广联航空
  • 优德精密
  • 比亚迪
  • 华瑞股份
  • 国安达
  • 恒锋信息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