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新势力惊现“摩登”脸 “借鸡生蛋”成入行初选择

2021-02-27 02:37:07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周健 ○编辑 邵好

  伴随着新能源汽车的日渐热销,新的入局者也越来越多,同时新能源车生产资质再度受到行业内外的关注。2月9日,摩登汽车悄然开启量产车型的预售,又一家造车新势力悄然登场。这家新势力的实力如何?有无生产资质?上证报近日实地走访了摩登汽车上海总部,试图揭开这家造车新势力的神秘面纱。

  新势力实力如何

  2月9日,摩登汽车悄然开启量产车型的预售,又一家全新的造车新势力登场。

  公司官网显示,摩登汽车成立于2019年1月,同年底生产基地工程动工,摩登(盐城)汽车同步注册成立;2020年11月,其首款量产车型在盐城经开区工厂举行首车见面会,并于今年2月3日现身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公示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第341批),迈出销售的关键一步。

  相较以往造车新势力的“高调”入局,耗时25个月便实现量产车型预售的摩登汽车有些“低调”――既没有光鲜的创始团队,也没有耀眼的融资历程,更鲜见于媒体的报道。

  上证报近日探访了摩登汽车上海总部。在静安新业坊,橘红色的“摩登汽车”四个字悬挂在一栋由旧车间改造的三层小楼上,不时有佩戴工作证的员工进出。

  “我们在册的有200多名员工,还有70名外包的。”摩登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顾丰超接受采访时说。在一楼开放式办公室中,约有40名员工正在午休,工位上方悬挂着“电动化部”“底盘部”“出行事业部”“采购部”等指示牌。

  据介绍,公司管理团队主要来自传统车企,以上汽集团600104)居多。公司CEO刘昕曾先后就职于上汽集团旗下的汽车综合电商平台车享家,以及安飞士此前与上汽集团的合资公司;公司CTO李原此前在上汽集团、北汽集团等车企从事研发工作;顾丰超曾供职于上汽大众。

  两家车企争相代工

  需要说明的是,为摩登汽车代工的北汽有限,与外界熟知的北汽集团并无直接关系。

  “以前有股权关系,现在已经没了,(对方)就是一家民企。”北汽集团的工作人员告诉上证报。该公司官网显示,“北京汽车制造厂是继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之后我国兴建的第二家大型汽车生产企业”。

  天眼查显示,北汽有限的第一大股东为持股90.7%的北京汽车制造厂(青岛)有限公司,穿透股权后,陆付军通过青岛富路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北汽有限79.27%的股权。在山东当地媒体的报道中,陆付军被称为“低速电动车大王”和“棚车王”,其实际控制的德州富路车业有限公司是国内最大的三轮棚车生产商,也是山东省内最大的低速电动车企业之一。

  意外的是,在北汽有限的申报信息中,“敏安汽车”的字样赫然出现在选装内容的图片上。

  对此,顾丰超表示是相关工作人员操作失误,在申报系统中上传了错误的照片,“之前两家都想代工,我们也都谈过,所以按照申报要求做了两套材料”。摩登汽车官方信息显示,2020年12月11日,公司参与了在淮安举行的第十五届台商论坛,港股上市公司敏实集团董事长秦荣华在现场亲自体验了量产车型。

  敏安汽车,即江苏敏安电动汽车有限公司,2015年2月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便是秦荣华。公司成立之初,淮安开发控股有限公司持有敏安汽车50%股份,前者由淮安市人民政府(授权委托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履行出资人职责)全资控股。

  地方国资和上市公司的股东背景,让敏安汽车成为彼时造车新势力中的“高配”。2016年11月,敏安汽车成为行业内第五家获得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牌照的企业。不过,敏安汽车在2019年下半年陷入困境,自研的量产车型至今未能实现交付。

  “准生证”被攥紧

  要参与新能源汽车的市场竞争,势必要解决生产资质。从目前来看,大部分跨界造车的巨头选择与强势传统车企合作,采取科技赋能造车的方式绕行资质问题,比如百度与吉利汽车,阿里巴巴与上汽集团。

  只是,拥有生产资质并不意味着车企将一劳永逸。“去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对规定作了修改,把特别公示的停产时间从12个月调整到24个月。如果被公示,影响还是挺大的。”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上证报,“对敏安这类企业,代工也好过继续停产。”

  上述有关规定,便是指工业和信息化部在2020年7月1日起实施的修改后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其中就提出对于停止生产新能源汽车产品24个月及以上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工业和信息化部将予以特别公示。经特别公示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在恢复生产之前,工信息部应当对其保持《准入审查要求》的情况进行核查。

  对造车新势力们而言,生产资质避无可避。上一轮造车浪潮中的幸存者,除蔚来仍依靠江淮汽车600418)代工外,其余几乎都通过收购的方式解决生产资质问题。

  最初选择ST海马000572)代工的小鹏汽车,在收购福迪汽车后拥有了生产资质;理想汽车为获得造车资质,在明知标的公司负债累累的情况下,仍出资6.5亿元收购力帆股份旗下公司。最新的例子,是近期获得合肥市20亿元投资的零跑汽车,此前一直由长江汽车代工,但在去年底全资收购了具有整车生产资质的新福达汽车。

  政策层面在2015年推出纯电动乘用车的单一资质,对自有资金或融资能力作出模糊描述,只要具备研发和车辆试制能力,自行试制15辆样车通过检验即可。2年间,包括北汽新能源、敏安汽车、奇瑞新能源、知豆在内的15家企业取得纯电动乘用车资质。

  随着造车热度持续提升,相关部委在2017年暂停了新建纯电动乘用车项目的审批,新的准入管理办法应运而生。2018年12月1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将包括新建纯电乘用车项目在内的汽车整车投资项目的管理权限下放至各地省级政府,并将核准改为备案。“简政放权”的同时,提出了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需已经销售3万辆乘用车或3000辆商用车的要求。

  这意味着,新一轮造车运动的新入局者们,无法在创办之初就申请独立资质,仅能选择外部代工和收购资质两种方式。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0

+1
  • 华闻集团
  • 中金辐照
  • 美锦能源
  • 雪人股份
  • 览海医疗
  • 葫芦娃
  • 华神科技
  • 国新健康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