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式”专利战背后 高库存的歌尔股份资产减值隐忧暗显

2021-09-07 20:42:58 来源: 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红刊社

  记者 | 胡家铭

  9月2日,科创板上市公司苏州敏芯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敏芯股份)发布公告称,收到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案号:(2020)鲁02知民初64号),对他们与歌尔股份002241)的专利纠纷案件作出裁定,准许原告歌尔股份撤回起诉。

  敏芯股份与歌尔股份的专利纠纷由来以久,早在敏芯股份上会前三天的2020年4月27日,歌尔股份曾就专利问题对敏芯股份发起过诉讼,认为其专利侵权。而也正因那一次起诉,导致当时原本IPO上会审核的敏芯股份被迫取消审核。当然,在几个月后再次审核中,敏芯股份还是成功过审并上市。

  伏击战背后的诉讼“马拉松”

  《红周刊》记者发现,敏芯股份与歌尔股份的专利权之争并不是2020年4月份才开始的,早在2019年4月就已经有了事端。其间,起诉方歌尔股份一度胜诉,但随着今年7月1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布该专利无效后,形势发生了改变。

  资料显示,敏芯股份的主营业务为MEMS传感器的芯片设计、生产工艺研发、产品销售和生产环节中的部分测试环节。其中,MEMS麦克风业务收入占公司整体营业收入的约90%。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主要业务恰好是歌尔股份发起诉讼的关键。

  敏芯股份招股书披露,其实控人、创始人梅嘉欣曾在歌尔股份担任过技术经理,在2006年12月离职后,其以核心技术人员、研发副总经理身份加入了敏芯股份,负责MEMS麦克风等产品的研发工作。或正是这层关系,2019年7月30日,歌尔股份以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为由起诉了敏芯股份。2020年3月30日,歌尔股份又选择主动撤诉。

  有意思的是,就在主动撤诉后的20多天(4月27日),在敏芯股份首次上会前数日,歌尔股份突然对敏芯股份再次提起专利侵权诉讼,案由分别为两项实用新型专利和一项发明专利((2020)鲁02民初63号、(2020)鲁02民初64号、(2020)鲁02民初65号)。也正是这一突发事件,导致敏芯股份第一次IPO上会事宜被取消。

  起诉敏芯股份的歌尔股份,此前的对标企业一直为楼氏集团、瑞声股份等国内外行业龙头,对于自家员工另起炉灶的中小企业所持专利,他们通常很少涉及诉讼,譬如诉讼中的64号案,诉讼标的额虽然高达2000万,但在提起诉讼时,歌尔股份甚至没能准备第三方鉴定报告等证据,大有临时起意之举。

  有业内技术人士称,64号案的涉诉专利,其技术方案在业内已使用多年,之所以能获得授权,一方面是因为实用新型专利未经实质审查,另一方面是因为歌尔股份在描述业内通用技术结构“背板”时采用了自造词“保护墙”,这会导致检索过程中漏掉相关文献。

  而专利中所涉及的MEMS麦克风芯片,包括振膜和背板两层结构,通常振膜在下,背板在上,背板上还设置电极层(即“背极”)。而歌尔把背板称为“保护墙”,虽名称不同但实质相同。该技术不但是使用多年的现有技术,且多项已被专利技术所公开。其中部分专利在日本、中国和美国申请发明专利时在实质审查过程中,均未获授权。

  2021年7月1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了第50579号无效决定,宣告歌尔股份的实用新型专利“一种MEMS麦克风的专利”(ZL201420430405.4)专利权无效。

  企查查数据显示,歌尔股份与敏芯专利案数量高达19起,其中专利侵权案10起,专利权属纠纷案8起,不正当竞争案1起,其中被歌尔股份主动撤诉的有7起,被法院驳回有5起。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长达两年的专利诉讼较量中,虽然敏芯股份暂时获胜,但就结果来看却是两败俱伤,前者市值跌去近60%,而后者申诉方歌尔股份(坐拥数千项专利)在经历两年的申诉后,不仅没有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还因此暴露出自己专利质量不足的隐忧。

  在歌尔股份的13535项专利中,其有效专利占比仅为70.74%,失效专利占比6.58%,余下者则为在审或未确认者。此外,在其专利类型中,外观专利占比3.5%、发明专利占比39.72%,而实用新型专利占比则高达56.78%。而与敏芯股份之间发生的诉讼,恰好也就是在占比最高实用新型专利方面,考虑到实用新型专利10年保护年限,而公司很多实用新型专利也是多年前申请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未来这方面的纠纷预期不会太少。

  高库存的歌尔股份面临资产贬值之忧

  公开资料显示,歌尔股份成立于2001年,于2008年在主板上市,是国内声学精密器件制造业龙头,于2004年布局MEMS(微机电系统)领域。2020年11月10日,公司发布《关于筹划控股子公司分拆上市的提示性公告》,拟将旗下子公司歌尔微电子拆分上市。

  歌尔微电子主要从事公司MEMS麦克风、MEMS传感器、微系统模组等相关产品的设计、制造和销售,产品主要应用于智能手机、智能无线耳机、可穿戴产品、汽车电子等领域。根据国际调研机构YoleDéveloppement的研究报告,2019年全球MEMS产业企业收入排名中歌尔微电子位列第9位,是唯一一家进入全球前十的中国企业。

  在整体营收上,近十年来,歌尔股份受益于消费电子行业的发展,除了2015年和2018年之外的其他年份,营收净利增速均达到了25%以上,总市值达到1600亿元以上,股东户数接近20万户。这一点与总市值仅58亿元、股东总户数不足6000户的敏芯股份相比,两者显然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图1 歌尔股份历年营收状况

  图源:公司历年财报

  不过,歌尔股份营收规模虽然在不断在创新高,但销售毛利率和净利率方面却是一路下行的。2005年时,歌尔股份的毛利率尚有37.83%,净利率也有14.2%,但此后这两项指标便一路下滑了,其今年中期最新的毛利率仅为14.41%,净利率为5.77%。

  一位手机行业经销商告诉《红周刊》记者,手机、耳机这类消费电子产品,存货难以保值是其固有缺陷。一方面,企业为了推陈出新,会将旧款产品打折销售,从价格体系上给新品让路,尽快出清库存,有利于回笼资金;另一方面,随着规模不断扩大,数码产品的成本会不断降低,给降价提供了空间。而对于歌尔股份来说,高库存现象恰好一直是其经营中的常态。

  从存货规模上看,歌尔股份的存货由2019年末的50亿元左右增长至2021年中期的90多亿元,尤其是2020年三季报时,其存货规模一度曾达到122.62亿,是其298.48亿元流动资产规模的41%,而在2019年末时,这一占比还仅为30%左右。对于高库存企业来说,存货居高不下的最大风险是资产减值问题,而歌尔股份显然是有这方面问题的。

  图2 歌尔股份历年存货水平

  图源:公司财报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歌尔股份下游的消费电子行业的存货贬值的速度远高于此。有多位手机行业经销商向《红周刊》记者表示,耳机价格的贬值率每年大概水平在20%。而以歌尔股份最新披露的2021年半年报93.22亿存货(原材料、库存商品、周转材料、在产品)来说,若考虑整体减值的可能性,即使只有10%,减值规模也达9.3亿元,相当于今年中期17.31亿元最新归母净利润的50%以上。若只考虑其中最有可能贬值的35亿库存商品,10%的减值也有3.5亿元,相当于17.31亿元最新归母净利润的20%左右。

  可有意思的是,歌尔股份最新半年报却显示,其94.09亿存货的账面价值中,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却仅约为8692万元,占整体存货规模不到1%。如此情况或从侧面反映出歌尔股份的存货跌价准备的计提比例或不充分,存在一定隐患。

  图3:歌尔股份2021年半年报中存货与跌价准备计提情况(单位:元)

  此外,除了存货规模的大幅攀升,若从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的关系来看,歌尔股份的盈利质量也是有所下滑的。在2019年时,歌尔股份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净利润的比值尚为4.26,但2020年至今,这一指标已经下降到3以下了。

  (本文已刊发于8月14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END.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fyh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清水源
  • 和邦生物
  • 金风科技
  • 易成新能
  • 双一科技
  • 云图控股
  • 天原股份
  • 节能风电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