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酷派:品牌优势不再,重回手机市场能否站稳脚跟

2021-10-23 21:14:00 来源:
利空酷派集团

  本报记者 葛爱峰 见习记者 王敬 深圳报道

  10月,沉寂许久的酷派大动作不断。

  10月4日,酷派集团公告称,已签署8.33亿港元股份认购协议;4天后,酷派再发公告称,分别委任四名高级管理人员为集团高级副总裁及集团副总裁,职务涉及运营、销售、硬件、互联网中心等范围。

  《》记者发现,酷派集团上述一系列举动备受二级市场关注。10月以来,酷派集团(02369.HK)港股股价涨幅约为14.49%。截至10月22日收盘,酷派集团报收0.395港元/股,跌幅为3.95%,总市值为42.67亿港元。

  “重出江湖”的酷派手机似乎已整装待发,但是其究竟能否在手机市场站稳脚跟?知名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酷派在淡出手机市场多年后,其品牌特色已经在消费者心中淡化,过去以性价比打法获得市场的方式也不再有效。如今,在当下安卓系统深度定制和手机品牌用自己的生态链来确保用户黏性的状态下,酷派等于零基础进击,且在硬件几乎没有更多搏击点的状态下(以组装为主),想要翻盘需要有独门秘技,且短时间内不被同行借鉴,难度极大。”

  掉队“中华酷联”,曾三年亏70亿港币

  随着竞争的加剧,国产智能手机市场早已经历了多轮洗牌,从前国内消费者众所周知的“中华酷联”(中兴、华为、酷派、联想)已不复存在。酷派曾在国内市场占10%以上份额,并且稳居国内手机厂商前三名的光景也已经成为往事。

  2015年6月28日,酷派集团宣布,乐视21.8亿元入股酷派集团,获得18%的股权,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持股减至20.3%,不再为控股股东。

  2016年,乐视再砸10.5亿港元,以28%的控股比例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

  同在这一年,由于乐视财务状况急转直下,酷派受到牵连,错失了当时的发展机遇,逐渐淡出了消费者的视野。随后酷派转战海外,进入欧美、日本等通讯市场。

  2018年年初,当时的董事会主席贾跃亭陆续出售旗下公司所持酷派集团股份,乐视系管理层随后逐步从酷派淡出。

  今年8月下旬,港交所发布声明,对酷派集团前执行董事及主席贾跃亭等一众前高管进行谴责。公告称,2016年7月至2017年3月期间,酷派集团进行了三组交易,涉及贷款或财务资助,总金额人民币13亿元。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和2017年,酷派集团分别亏损43.80亿港元和26.74亿港元,2018年亏损得到控制,降至4.09亿港元;直到2019年起,业绩才扭亏为微盈;2019年,酷派集团实现净利润1.12亿港元;但在2020年,酷派又迎来3.94亿的亏损;2021年中报显示,净利润为-2.38亿。

  王先生曾是酷派的“发烧友”。他告诉《》记者,自己曾在2016年COOL1手机刚刚发布时便下单购买,并表示推动他迅速下单的原因是其性价比。“依稀记得在当年的发布会上,酷派宣布前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出任CEO。”王先生说,“那时以为酷派会好起来。”

  根据王先生提供的购买记录,那时的COOL 1在某电商平台上售价为1099元。5年过去,回归国内市场的酷派集团于今年发布新品COOL 20,搭载联发科G80,售价699元起。

  针对酷派近年来的业绩亏损、目前产品终端情况以及未来的相关计划等问题,《》记者向酷派集团方面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东山再起不易

  “新酷派的‘新’体现在,新团队、新资本以及新战略。”酷派董事长陈家俊在近日举办的媒体沟通会上说道,“酷派的目标,是三年内希望重返国内手机品牌的第一梯队。”

  酷派集团公告显示,配发及发行30亿股新股份,每股认购价为0.28港元,认购股份占该公司经配发及发行认购股份扩大后已发行股本约 21.73%,酷派预计本次股份认购所得款项净额约为8.33亿港元(约6.90亿人民币)。

  据悉,酷派会将所得款项净额的90%用于扩张集团在中国的移动业务,其中70%的所得款项净额将用于在中国建立新业务渠道及扩展线上线下300959)业务渠道,约20%的所得款项净额用于手机业务的销售及营销。此外,据了解,从去年底开始,酷派集团在资本市场的融资已超过21亿港元的规模。

  在公告中,酷派还表示,此次新股认购将由 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下称SIG)领投,宏晖投资有限公司等机构与个人跟投。同时SIG会成为酷派的长期战略合作伙伴,提供持续的资金支持。这或许表明,后续SIG仍有可能对酷派进行投资。

  公开资料显示,此次领投的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此前主要聚焦于互联网、消费等相关领域的企业早期投资,已投资了包括字节跳动、喜马拉雅在内的350余家企业,总投资金额超过35亿美元,其中已有70多家公司通过上市或者并购实现退出。

  此外,从酷派集团10月8日公开的新上任高级管理人员的履历来看,秦涛、胡行、李宇靖和司马云瑞四人均为80后,平均年龄36岁,且在加入酷派集团前均有在小米担任重要职务的工作背景。

  其中,被委任为集团副总裁及硬件产品中心总裁的李宇靖最值得被关注。在任职小米集团时,李宇靖曾经定义了有“小金刚”之称的Redmi Note 7系列和Note 8系列,因此其在业界有红米“小金刚之父”的称号。据悉,红米“小金刚”Note系列是红米出货量最大的爆款系列,全球出货量超1亿台。

  崭新的管理团队能否给重新回归的酷派带来希望?对此,张书乐向《》记者表示:“靠职业经理人来拯救一个品牌,在当下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并不靠谱,多个品牌在实践上已经给出了证明,反而容易带来由于神似友商设定而背上山寨的负担。”

  IDC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约7810万台,同比下降11.0%。其中,前五大智能手机厂商占据了81.9%的市场份额,与去年同期同比上升15.4%,手机行业的“马太效应”愈加明显。

  对此,知名科技博主“路诞先生”向《》记者表示:“现在手机市场已形成存量竞争的状态,未来手机市场就是几个巨头相互抢份额的竞争,新品牌没什么机会。”在他看来,由于酷派已经失去品牌优势,因此其供应链也会失去优势,翻身的可能性极小。

  张书乐认为,农村市场可能依然会是其掘金点,但服务点的增多也会带来渠道压力,较之友商扁平化渠道的打发会有许多负担。酷派如果能在农村用户和老年用户的智能手机障碍上,通过服务点的密布达成品牌和体验的深入,或许还有一战之力。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启明信息
  • 太阳能
  • 中国能建
  • 协鑫能科
  • 京城股份
  • 锐明技术
  • 春兰股份
  • 美锦能源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