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积电Q4财报营收、净利双增 5G和AI应用带来第二曲线

2020-01-24 18:33:26 来源:

  回首2019年,台积电可谓几经波折,在2019年1月28日,台积电由于光刻胶污染,导致大量晶圆报废,损失了上万片12寸晶圆,受影响的是作为主力营收的Fab 14B工厂的16/12nm工艺。经此噩耗,台积电于2019年2月15日公布了该事件经评估后的影响,并且宣布调降首季财测。

  根据当时台积电的表示,光阻原料事件将影响(2019)全年收益,并预计,第一季度毛利率将介于41%至43%之间,低于之前预测的43%至45%。同时,台积电将营业利润率预期分别下调至29%至31%,而之前为31%至33%,一个多月内台积电竟然三次下调财务预收。

  台积电总裁魏哲家在2019年4月18 正式宣告确认,由于“光刻胶”事件影响,2019年首季是全年谷底。

  由于“光刻胶”事件的发生,使台积电的营运一度陷入“阴霾之中”。不久前,台积电发布的2019年Q4财报一扫之前的阴霾,根据财报显示,该季度台积电营收103.94亿美元,同比增长9.5%,环比增长8.3%;净利润38.03亿美元,同比增长16.1%,环比增长14.8%,高于营收的同比、环比增占率。

  在此前的三个季度,台积电的营收分别为70.96亿美元、77.46亿美元和93.96亿美元,算上四季度的103.94亿美元,台积电在2019年全年的营收就达到了346.32亿美元。远超分析师的预期。

  从芯片制程收入看,在第四季度,台积电16nm及以下更先进制程工艺的收入占比最高,占晶圆总收入的56%。其中,7nm出货量占晶圆总收入的35%,16nm为20%,而10nm仅为1%。

  台积电之所以能在Q4获得这样的好成绩,华为和苹果是当之无愧的功臣,台积电副总裁兼CFO黄文德在电话会议上谈到,台积电第四季度业务的增长得益于5G初步部署,以及高端智能手机对高性能计算相关应用的强劲需求,从而使台积电7nm工艺订单大幅度增长。从去年开始,华为、三星、高通以及苹果都已开始逐步采用7nm工艺的旗舰芯片。其中,前三者中高端级别的产品几乎都在开始尝试7nm工艺,因此出货量很大。

  华为在今年(2020)就大幅增加了对台积电的订单,而苹果的iPhone 11的降价热销也带动了 A13 处理器代工业务的增长,这为台积电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在2019年7月,台积电7nm产能就开始出现全线满载的情况,7nm订单的纷至沓来使其7nm产能持续爆发,直至2020年上半年也将同样供不应求。2019年11月20日,连涨10周的台积电股价再创新高,市值达到2627亿美元,超越三星电子的2611亿美元,成为亚洲最值钱高科技企业,对比去年初的“窘迫”,台积电在2020年迎来一个好的开局。

  5G加速,台积电度过危局

  2018年6月5日,张忠谋在股东会上正式卸下台积电董事长一职,这是张忠谋第二次退休。自此台积电进入“后张忠谋”时代,估计张忠谋也没有想到,他一退休,台积电就进入了一个非常时期,2019年1月发生的“光刻胶”事件,为后张忠谋时代的台积电蒙上了厚厚阴影。

  “光刻胶”事件的影响也直接反现在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上。

  台积电在2019年4月10 日发表 2019 年3月及2019年第1季营收。根据资料显示,2019年3月合并营收约为新台币 797.22亿元,较2月增加30.9%,较2018年同期则是减少23.1%。累计,2019年第1季营收约为2,187.4 亿元,较2018年同期减少11.8%。

  由于台积电之前对2019年的半导体景气看法保守,预估2019年不含存储器的半导体产业成长1%。至于晶圆代工方面则仅维持持平状态,使得台积电预估2019年的营收成长仅微幅成长1%~3%。而根据当时的法人预期,在时序逐渐走出首季淡季的情况下,2019年的低点将落在2019 年首季。随着7奈米加强版量产,使得7奈米产能利用率提高,预计台积电的营收将逐季回温。

  在之后三个季度,台积电的营收分别为77.46亿美元、93.96亿美元和103.94亿美元,算上一季度的70.96亿美元,台积电在2019年全年的营收就达到了346.32亿美元。

  2018年的四个季度,台积电的营收分别为84.59亿美元、78.53亿美元、84.86亿美元和93.98亿美元,全年的营收为341.96亿美元,2019年的346.32亿美元较之是增加了4.36亿美元,同比增长1.27%。

  同2018年的四个季度相比,台积电2019年前两个季度的营收均有明显下滑,全年的营收最终超过2018年,还是得益于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大幅提升。

  来自苹果、高通、华为的大量订单,让台积电的7nm芯片出货量持续增长,现在已经达到了35%之多,几乎占下了全部出货量的三分之一。AMD甚至提前预定,直接拿下了台积电7nm产能的20%,来保证自己处理器和显卡的生产。由此来看,2019年台积电利润超出预期也是理所当然。

  尽管经常有人说智能手机的市场趋近饱和,但根据IDC的预计,由于目前5G需求日益增加,2020年的手机市场出货量依然十分乐观,有望突破14亿部。

  由于5G手机已开始使用台积电7nm的芯片,正如台积电在财报中所说,“2020年将是高增长的一年”,现在来看,趁着5G和7nm的东风,台积电2020将会是一个利好之年。

  30年从无走到全球第一

  在台积电创办以前,世界的半导体工厂采取的都是单一的IDM模式,即从芯片设计、生产、封装都是由厂商独立完成,例如英特尔和三星等厂商都是这种模式。

  从美国回到台湾两年后创办台积电的张忠谋,早年在德州仪器打拼,一度做到该公司的第三号人物,常年与当时顶尖半导体公司和资深大佬打交道的他,具备着当时大多数国人所没有的国际视野。

  他认为在台湾地区经营这种传统的IDM模式终将比不过世界大厂,考虑当时市场上尚没有专业做代工服务的公司,张忠谋看到其中的机会,随即将台积电定位成一家纯粹的晶圆代工公司。

  就这样全球第一家专业积体电路制造服务(晶圆代工foundry)企业――台湾集成电路制造公司(台积电)在1987年诞生了,台积电诞生后直接导致整个行业向着垂直化、细分化变革。此后许多晶圆代工企业从“母体”中独立出来,另外,封装测试企业独立出来,如日月光等。半导体正式由一体化演化为三个细分行业,即芯片设计、晶圆代工、封装测试。

  台积电刚成立时面临的大环境并不乐观,一方面是全球半导体市场低迷,另一方面由于台积电刚刚起步在国际上没有名气,加上当时许多大公司尚未接纳代工模式,所以台积电最初的一年只靠着一些小订单勉强过活。

  在创办的第二年,台积电就迎来了英特尔的共同创办人Andrew Grove,双方开始有意推进合作。不过在争取英特尔认证期间,英特尔发现台积电的产品有266个缺陷,双方合作一度陷入僵局。台积电的工程师们夜以继日的优化工艺,最终还是通过了英特尔的认证,为其做低端芯片代工,打响了自己的名声。

  而台积电的第一个重要的单子,则来自当今的芯片巨头高通。高通创始人欧文·雅各布斯是张忠谋在麻省理工的师弟,当时欧文拿到了无线芯片的独家专利,却没有资金和能力自己制造芯片。于是这对MIT的师兄弟一拍即合,高通来设计,台积电做制造。

  直到1998年,台积电在0.18微米制程上才勉强追上IDM厂。在成本考虑下,这些IDM大厂开始对台积电另眼相待。为了抢下IDM客户大订单,台积电拟定“群山计划”:针对五家运用先进制程的IDM大厂,设置专属技术计划来支持个别不同需求。

  2000年一个机会来临,当时12寸晶圆厂成为建厂主流,可这样一座工厂的造价高达25亿―30亿美金,不仅中小型IDM业者负担不起,大型IDM业者也常显得吃力。台积电的群山计划的优势开始显现,逐渐获得德仪、意法半导体、摩托罗拉等巨头的青睐,台积电赢得IDM芳心。

  通过台积电的不断努力,据最新的全球晶圆代工市占率报告数据显示,台积电以 52.7%的市占率继续成为晶圆代工厂老大,三星排第二,市占率为 17.8%,排在第三位的是格罗方德。此外,中国大陆的中芯国际以 4.3%的市占率排在第五位。

  5G、AI应用与5nm、3nm

  2020年1月16日,在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台积电CEO、副董事长魏哲家表示,在2020年,业界领先的7nm工艺和5nm的强劲需求,将有力的支撑他们的业务发展,移动、高性能计算机、物联网和汽车四大平台都有强劲的增长趋向。

  同已经量产近两年的7nm工艺不同,台积电目前还未开始大规模生产5nm工艺的芯片,但台积电在5nm方面已研发多年,2019年就已开始试产,魏哲家在此次会议上透露,5nm量产进展顺利,良率也已很好,将在2020年上半年大规模量产。

  台积电CEO、副董事长魏哲家也谈到5nm工艺的量产事宜。魏哲家表示在2020年,业界领先的7nm工艺和5nm的强劲需求,将有力的支撑台积电的业务发展,移动、高性能计算机、物联网和汽车四大平台都有强劲的增长趋向。5nm量产进展顺利,良率也已很好,将在上半年大规模量产。

  也就说,2020年台积电不仅拥有7nm这张王牌,5nm量产若如预期尘埃落定,将会给台积电带来更多的利好。

  据魏哲家透露,同7nm工艺相比,5nm是完整的工艺节点跨越,可使晶体管的密度在理论上提升80%,速度提升20%,他们预计在移动设备和高性能计算机的推动下,5nm的产能在2020年下半年将有快速且平稳的增长,预计能贡献台积电10%的营收。

  目前苹果与华为都是台积电的重要客户。全新的苹果芯片、旗舰级麒麟芯片等,都将采用更为先进的台积电5nm工艺。此前有消息显示,苹果A14芯片将使用台积电最新的5nm工艺,同时苹果的订单将占台积电产能的三分之二。

  根据台积电的规划,他们今年上半年就会量产5nm EUV工艺,下半年产能会提升到7-8万片晶圆/月,今年的产能主要是供给苹果和华为。台积电的3nm工艺今(2020)年也会启动建设,预计将在2022年实现初期生产。

  但是3nm及未来2nm、甚至1nm工艺,最大的问题不是技术研发,即便攻克了技术难题,这些新工艺最大的问题在于成本过高,或许没人用得起,为了解决工艺问题,包括台积电在内的公司将会投入巨额资金研发,目前来看,建设一座3nm或者2nm级别的晶圆厂都是百亿美元起的。

  据SemiEngineering报道,IBS的测算显示,(包括芯片设计公司、晶圆代工厂)7nm芯片研发就花费了3亿美元的投资,5nm工艺花费5.42亿美元,3nm及2nm工艺还没数据,但起步10亿美元将是一个关键的坎。

  除去高昂的研发费用,等到3nm、2nm节点的时候,对这类高端工艺有需求,并且能够控制住成本的公司就没几家了。现在的5nm工艺就只有华为、苹果这样的大公司才用得起,再往下发展,还会有2nm和1nm,台积电曾表示如果乐观,2024年将量产2nm工艺,对于2nm工艺甚至是1nm工艺,其实研发并不是最大的难题,卖给谁?谁又愿意买?才是最大的问题。

  危机仍在,周边强敌环伺

  2019年5月,美方将华为列入了实体名单,受该禁令的影响,不仅美国供应商无法向华为供货,就连其他非美国厂商的技术或产品当中,有超过25%的技术或材料源自美国,都不能供给华为。

  即按照国际法规,如果台积电某条生产线来源于美国的技术占比达到或超过25%,就要遵守美国的禁令了。根据台积电企业信息资深处长孙又文介绍,目前台积电包含所有材料、EDA工具,台积电从美国获得的技术含量并没有超过25%的比例,并表示说离24.999%都有点远,所以不用管这个规定。

  去年年底,台积电突然宣布将终止与华为在14nm工艺制程方面的合作,停下供应该工艺芯片产品的原因众说纷纭,其中缘由或和美国的禁令有关。

  作为华为的主要合作伙伴,台积电每年都在为华为代工大量的芯片,例如去年的海思麒麟990系列就是台积电所代工。作为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技术也最为成熟的晶圆体代工厂,台积电的实力毋庸置疑,14nm芯片一旦被迫断供,对于华为的影响将非常严重。

  而台积电发言人Elizabeth Sun在台湾新竹科技中心举办的台积电2019年技术研讨会上也曾表示,美国对华为公司的出货不受美国限制华为设备的禁令影响。

  对于美国来说,打压华为肯定不会就此罢休,这是该国的一项“国策”,未来短期内放弃打压华为可能性非常小。而最近,一条消息的流出,让人感觉到美国打算再一次动手了。美国打算将之前限制美国技术比例的25%调整为10%,而在这当中,台积电的14nm芯片将会受到波及。

  也就是说如果美国一旦实行新的策略,那么华为14nm芯片也就会被断供,这对于华为是个损失,对台积电而言也是一种损害,要知道,华为占到台积电业务的8-11%左右的体量,丢掉这些业务会让台积电收入下滑。况且,台积电并不是全球唯一一家晶元代工厂。

  好消息是,国内的中芯国际突然表示,自己的14nm代工厂已经投入使用,并且芯片的良品率已经达到了95%。中芯的这个成绩已经完全能够满足华为在14nm芯片方面的需求了,所以华为在中芯手里下了14nm的订单,而这些订单原本是台积电南京分厂的订单。

  经受美国的风波,估计华为会有意识的将一些业务分一部分给其他晶元代工厂。

  而中芯国际拿到了华为的大量订单,对于未来的崛起发展想必有着相当大的好处,一旦这些14nm芯片最终的表现良好,未来中芯的发展空间也将会再一次提升。

  不但中芯抢走了台积电“到嘴的鸭子”,三星也在5nm、3nm、2nm威胁着台积电。虽然台积电在7nm节点取得了绝对优势,在5nm也进展顺利,获得了苹果A14等订单。

  三星并没有放松追赶的脚步,计划到2030年前在半导体业务投资1160亿美元(约合8000亿元),以增强在非内存芯片市场的实力。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曾对媒体表示,台积电与三星的战争还没有结束,台积电只是赢得了一两场战役,可整个战争还没有赢,目前台积电暂时占优。

  而为了更快实现制程迭代和产能拉升,三星研发了专利版本GAA,即MBCFET(多桥道FET)。据三星介绍,GAA基于纳米线架构,由于沟道更窄,需要更多的堆栈。三星的MBCFET则采用纳米片架构,由于沟道比纳米线宽,可以实现每堆栈更大的电流,让元件集成更加简单。通过可控的纳米片宽度,MBCFET可提供更加灵活的设计。而且MBCFET兼容FinFet,与FinFet使用同样的制作技术和设备,有利于降低制程迁移的难度,更快形成产能。

  据《韩国经济》杂志称,三星已成功研发出首个基于GAAFET的3nm制程,预计2022年开启量产。与7nm工艺相比,3nm工艺可将核心面积减少45%,功耗降低50%,性能提升35%。

  按照三星的研发路线图,在6nm LPP之后,还有5nm LPE、4nm LPE两个节点,随后进入3nm节点,分为GAE(GAA Early)以及GAP(GAA Plus)两代。

  2019年5月,三星的3nm GAE设计套件0.1版本已经就绪,三星预计该技术将在下一代手机、网络、自动驾驶、人工智能及物联网等设备中使用。

  而台积电目前并没有公布其3nm工艺技术是否会坚持FinFET还是跟三星一样换用GAA晶体管,台积电只表示已经找到了3nm技术路线,目前研发进展顺利。

  按照之前的计划,台积电将在2020年正式启动3nm晶圆厂的建设,此前的土地申请、环评等工作已经完成,整个建设计划投资高达195亿美元。

  据台积电首席执行官CC Wei曾表示,台积电在3nm节点技术开发进展顺利,已经与早期客户进行接触。台积电投资6000亿新台币(约合1380亿元)的3nm宝山厂也于2019年通过了用地申请,预计2020年动工,2022年量产,如无意外,3nm芯片将在2022年到来,对半导体产业链提出新的挑战。

  虽然上有三星虎视眈眈,下有中芯你争我夺,但台积电对2020年全年成长信心十足,总裁魏哲家预计,今年全球晶圆代工产值成长17%,台积电受惠5G和AI驱动,7nm、5nm等先进制程需求强劲,有信心今年营运优于产业平均。

  魏哲家表示,台积电四大技术平台:智能手机、高效能运算、车用电子和物联网,今年都会强劲成长,其中以智能手机、高效能运算相关芯片动能最强,增幅均逾二成;车用电子和物联网芯片增幅也达15%。

  他还认为,全球5G基础建设动能日益强劲,预估今年5G手机渗透率可达15%,但拉升速度将比4G快。

  根据IDC预计,由于目前5G需求日益增加,2020年的手机市场出货量依然十分乐观,有望突破14亿部,而这些手机将大量使用台积电7nm的芯片;5nm芯片上台积电也占据了一定的先发优势。目前5G和7nm、5nm势头正劲,至少在可预见的时间里,台积电的日子还会如往常一样过得很滋润。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wz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TCL科技
  • 秀强股份
  • 奥特佳
  • 东方财富
  • 乾照光电
  • 海特高新
  • 深康佳A
  • 润欣科技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