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国鹭再曝投资金句!所有的护城河都可以被洞穿 不是买赢家就可以躺着睡觉

2021-04-16 19:07:27 来源: 同花顺金融研究中心

  高毅作为国内而非常头部的私募机构,其每年向投资人作报告的保留节目“围炉座谈”也备受市场关注,近日高毅资产六位基金经理再次齐聚一堂,交流投资上的思考和对市场的看法。

  高毅资产官方信息渠道披露了座谈会交流内容,也提炼了6位基金经理核心投资观点。

  邱国鹭

  高毅资产董事长、首席执行官

  “未来充满不确定性,哪怕你认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也许那根钉子还没钉上去,就有可能板都没了。”

  “市场对于新进入者非常狂热,你只要在小组赛得了第一名,它马上就给你冠军的估值。其实离比赛结束还早着呢。”

  邓晓峰

  高毅资产合伙人、首席投资官、资深基金经理

  “从投资的角度,我们可能要被迫做一些更难的事情,不管是在大家不关注的行业,还是在更多细分领域的龙头。”

  “我们要在真正的爆炸性指数增长以及重大变化的行业里提前下判断,回避市值离天花板比较近、增速比较慢而估值偏高的这一类公司。”

  孙庆瑞

  高毅资产合伙人、资深基金经理

  “当你以为市场那个龙头大得不得了,看起来非常稳固时,可能你突然发现潜藏着过去从来没有想过的风险。”

  “所有观察都要非常细致,经常过一段时间就会发现跟原来想的不一样。我们必须努力在自己的能力圈内做投资,但同时努力开拓能力圈。”

  卓利伟

  高毅资产合伙人、首席研究官、资深基金经理

  “龙头和龙头之间的差别关键是有没有寻找到第二增长曲线、或者在老的核心能力上形成系统的平台化能力。”

  “在新的技术和商业模式不断创新的情况下,月亮还在,但是天空变了,这对人和组织的挑战特别大。”

  冯柳

  高毅资产合伙人、资深基金经理

  “去年有点像艺术品、奢侈品的市场特征,按理不是常态,长期来看资本市场还是应该有投资规律的约束。”

  “‘无可挑剔’的类型因为不容易有意外,所以不需要挑买点;‘顶级优秀’则需要回调呈现没耐心的状态才能买入,以防止有负面思考后被迫卖出;‘极富锐度’则必须长时间地下跌到没信心的状态去充分释放风险再去等待弹性与可能的变化;‘蕴含爆点’要求的是紧密的跟踪与证实,这类我们参与比较少。”

  吴任昊

  高毅资产董事总经理、资深基金经理

  “我们相信生意模式的演化是人和组织通过时间累积发生的,人和组织的优化,未来无论是在实体经济还是在资本市场上,都将最终得到体现。”

  “从中长期看,自下而上地在好的产业、好的公司上做选择,这可能是优于在市场中做选择的。”

  整个座谈会分为“回顾篇”、“思考篇”和“进化篇”三大部分,接下来小编将这三部分的一些精要内容进行总结,供大家快速学习。

  回顾篇:市场的分化与共识

  吴任昊:2019年和2020年都是很特殊的年份,虽然产业和公司发展脉络基本是有延续性的,但市场每年呈现的形态可能是很不相同的,相对而言还是要做更困难的思想准备。

  冯柳:之前那种只拔高某一种特性的类艺术品、奢侈品的市场特征,按理是不持久的,长期来看资本市场还是应该有投资规律的约束。

  邓晓峰:市场开始忽视估值水平,首先是选赛道,再选龙头标的,不考虑价格水平,过去很容易选择到有差异化的、能产生超额收益的龙头公司,但现在你会发现越来越难了;一大批市值三百亿以下、一百亿左右的公司,未来可能涨到三、五百亿或者更高市值,基金经理可能要被迫转变,要做非常多的体力活和基层调研。

  邱国鹭:去年有很大一部分抱团的超额收益是来自于一次性拉估值,而拉估值这个事情能持续多久?短期我们不知道,但中长期方向是很明白;终局思维本来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方法,我们做投资肯定要看中长期前景,但是现在二级市场变得VC化之后,以选赛道的思维想着五年后可能怎么样,这种情况下未来一定有很强烈的、很大维度的纠偏,纠偏是一定的,只是时间是不确定的。

  孙庆瑞:2019、2020年清晰看到的是经济周期的下行,国内市场2019年有明显的修复,2020年快速上涨,全球其他经济体,不管是欧元区还是日本,都在零利率或者负利率的坑里,在这种情况下,全球股市的估值都有拔高。

  卓利伟:我们更需要从基本面的根本逻辑出发,把宏观问题、市场环境问题转化为可以落地的中观与微观研究的具体事实,回到对产业大趋势、生意本质、核心竞争力去研究企业的长期价值创造能力,以及从DCF、IRR与绝对估值等对不同估值方法去理解不同的生意与不同的股票。

  思考篇:变局下的投资思路

  邓晓峰:高估值、高预期、高市值三者共存是很难的,我们要在真正的爆炸性指数增长以及重大变化的行业提前下判断,回避市值离天花板比较近、增速比较慢而估值偏高的这一类公司。

  去年疫情给我最深的体会就是市场的预期不断被市场“打脸”, 这次疫情对传统商业社会形成了根本性的加速,线上对整个社会的影响是前所未有的;即使未来我们面临更差的外部环境、更不利的国际氛围,我们的企业、体系还是有能力去适应、去进化。

  邱国鹭:没有什么事情是确定的,所以我们不应该太早给终局思维太满的估值;综合考虑来讲,现在港股的吸引力相对于A股和美国中概股更好;

  未来变化的趋势可以概括为两个字――“狗年”, 也就是变化特别快,没有什么事情能持续特别久,所有的护城河都可以被洞穿,有的时候不是正面进攻,而是绕过你,不是买赢家就可以躺着睡觉了。

  吴任昊:时间拉长来看,规模收益不变就算是上天的恩赐了,总体上还是会出现规模收益递减的趋势,证券市场给予商战赢家的市值奖赏已经放在这儿了,而商战总是江山代有才人出的,资本市场的演化永无终局。

  自下而上地在好的产业、好的公司上做选择,这可能是优于在市场中做选择的;越来越多的微观迹象表明,全世界有且仅有中国有潜力复制美国成功的可能性。

  对照美国优秀企业的成长过程和分布状况,我们不相信中国这么大型的经济体,市场的回报会只集中在小几十家公司上。

  孙庆瑞:当你以为市场那个龙头大得不得了,看起来非常稳固时,可能你突然发现潜藏着过去从来没有想过的风险。现在变化真的太快了,所有观察都要非常细致,经常过一段时间就会发现跟原来想的不一样。

  卓利伟:龙头和龙头之间的差别关键是有没有寻找到新的第二增长曲线、或者在老的核心能力上形成系统的平台化能力,

  冯柳:今年更倾向于港股,比较大地增加了港股市场的配置。

  进化篇:研究与投资,永远在路上

  冯柳:我主要把研究划成各种框架,找一些省力且给自己留有保护的方法。强调去承担而非对抗。去设想在什么情况下对方会卖一个不差的东西给你,再从基本面的角度出发去想应该对应什么样的买入方式才更容易得到保护。

  吴任昊:过去几年的核心资产牛市一方面感谢市场给了一个按照太阳的价格卖出月亮的机会,但同时这意味着我们可能不得不在星星中努力寻找下一步机会。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很多机会你不用等一辈子才能发现一次,轮回速度很快。

  邱国鹭:我们一直是人多的地方不去,机会总是相对关注而言,一个东西好,大家都说它好,它已经不会是好的投资机会了。太多资本进入,不管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对未来的投资回报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邓晓峰:去年我做的调整蛮大的,可以说这是主动的结果,也可以说是被动的结果。因为市场发生了这些变化,过去比较喜欢的优质企业确实反映得很充分了,你被迫要去其他方向。从市场没有关注到,在大家意识之外的地方寻找机会。从研究的角度,要更多自下而上地寻找机会,然后自上而下随时保持冷静,不要因为市场情绪过高、资金面阶段性太好而过度乐观。

  孙庆瑞:我们必须努力在自己的能力圈内做投资,但同时努力开拓能力圈,尤其是在估值差异比较大,新上市的公司越来越多的情况下。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czx

0

+1
  • 复星医药
  • 景峰医药
  • 哈三联
  • 德展健康
  • 奥园美谷
  • 珠江股份
  • 科达制造
  • 锦泓集团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