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机构“灰熊”盯上蔚来:指其夸大业绩、玩“财会游戏” 后者回应:报告充满信息误读

2022-06-29 08:02:58 来源: 同花顺Knews

  作为近段时间比较热门的新能源造车势力,蔚来汽车股价在过去一个月的时间内表现亮眼,累计涨幅近30%。但就在风头正起的时候,却被国外做空机构“灰熊”(Grizzly Research)给盯上了。

  当地时间周二,灰熊发布做空报告,题为“我们认为蔚来汽车在用Valeant那样的财会游戏,通过夸大收入和提高净利润率达到目标”,简而言之就是夸大业绩。

  从股价上来看,隔夜蔚来股价跌近3%,岁盘中一度跳水,但随后企稳,整体上与大盘跌幅相近,表明蔚来受做空报告的影响相对有限。值得一提的是,6月以来蔚来股价上涨28.38%,而同期标普500指数下跌6.96%。

  对此蔚来方面回应称,公司目前已观察到这份报告。初步看来,该报告内容充满了对蔚来披露信息的误读。蔚来一直严格遵守上市公司相关准则,目前已针对该报告启动相关程序,请关注后续公告。

  “灰熊”做空报告论点在哪?

  作为这份报告的核心论点,灰熊将矛盾的焦点放在了蔚来的BaaS电池租赁服务上。

  灰熊表示,2020年8月蔚来、产业基金和宁德时代300750)等公司组建了武汉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经过后续投资,目前蔚来掌握电池公司19.8%的股权。后续从2020年四季报开始,蔚来财报业绩开始大幅超出市场平均预期。举例而言,2021财年华尔街预期公司亏损60亿人民币,但最终的数据只有30亿。

  对于这样的财报利好,灰熊认为秘密就在武汉蔚能身上。

  根据业务模型,蔚能作为提供BaaS电池租赁服务的实体,向蔚来购买电池后向车主提供订阅服务。2020年成立后的四个月里,蔚能向蔚来贡献了2.9亿人民币的营收,随后到2021年这个数字飙升至41.4亿人民币。

  接下来就是灰熊的推理时间,做空机构认为,蔚来把电池组零业务分拆成独立公司有三个目的:1、一次性将用户未来数年的订阅费计入当期的财报;2、制造了一个愿意超额购买电池第三方;3、从资产负债表中移出电池减值费用。

  上述的第一点就是灰熊指责蔚来虚增营收和利润率的主要来源。灰熊测算称,2021财年前三个季度蔚来通过这种方式虚增了11.47亿元的营收,反推这笔操作后,净亏损也从18亿人民币上升至30亿人民币。

  对于“换电业务本来就需要更多电池”的假想回应,灰熊也表示说不太通,因为蔚来在SEC的监管文件中曾表示,公司向蔚能卖电池是一种背靠背的形式,即一名BaaS用户买车后蔚能向蔚来购买一块电池并计入资产。

  灰熊通过调查员确认,在蔚来的换电站并不会区分电池是属于蔚来还是蔚能的,这一点的重要意义在于蔚能不需要维持额外的电池库存。此外灰熊的尽调团队也报告蔚来换电站的使用率并不高。

  灰熊团队同时指出,按理说购买了这么多的超额电池库存,蔚能理应有实体的库存地址,但调查团队并没有找到这样的仓库,意味着蔚来超额供应的电池仍然在蔚来自己的设施中。

  灰熊总结称,考虑到蔚来电池的使用寿命在5-8年左右,把这些资产甩到蔚能账上能够节省一大笔资产减值费用。如果算上超额供应电池和减值的费用,蔚来2021财年前三季度的亏损会从18亿人民币翻一倍至36亿元。

  蔚来与瑞幸造假案关键人物多有瓜葛?

  灰熊的做空报告还指出,蔚来董事长兼CEO李斌与愉悦资本(Joy Capital)及其创始合伙人刘二海(Erhai Liu)关系密切,而愉悦资本的刘二海是瑞幸咖啡业绩造假案的核心人物,也就是瑞幸股东“金三角”――陆正耀、李辉、刘二海中的一人。

  据报告整理,李斌和刘二海以及愉悦资本的密切关系表现为:

  刘二海自2005年以来担任汽车互联网公司易车的董事,2011年起任独立董事。易车一直由李斌控制;2019年9月,在评估易车私有化交易的特别委员会中,刘二海被任命为其中的一名独立董事;有报道称,刘二海是蔚来汽车和摩拜单车的早期投资者;蔚来资本和愉悦资本曾联合投资二手车交易服务商优信多达3.15亿美元,另一做空机构JCap曾在2019年的报告中披露优信财务造假。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宝塔实业
  • 中京电子
  • 川润股份
  • 立新能源
  • 广安爱众
  • 亚厦股份
  • 蓝光发展
  • 柘中股份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