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派四度递表,助贷平台编织电商故事

2024-05-21 22:00:30 来源: 蓝鲸财经

  记者 邵雨婷

  5月20日,港交所显示,量化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量化派”)重新递交了上市申请,中金公司601995)、中信证券为其联席保荐人。

  成立之初,量化派靠贷款应用“信用钱包”起家,如今贷款平台变更为电商平台,公司转型为“数字化解决方案提供商”,为金融机构及商家提供“精准营销服务”,可业务规范性始终备受关注,四闯资本市场的量化派是否已准备好新的故事?

  新故事?借贷平台转型做电商

  2014年1月,周灏成立了量科邦集团,主要从事消费者贷款相关业务,同年11月,量科邦集团孵化了量化派的前身“量子数科”,专注于做精准营销业务。

  彼时,量科邦集团旗下的贷款平台“信用钱包”一度是业内知名的现金贷贷款超市,放款量处于行业头部。该应用对接金融机构、借贷企业及个人用户,公司则作为中间服务商通过提供定价风险、贷后服务等收取手续费牟利。

  随着现金贷行业监管趋严,公司逐渐转型为“数字化解决方案提供商”。招股书显示,如今的量化派是一家中国数字化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营业务分为数字化营销和商品交易赋能两个板块,旗下拥有应用程序“羊小咩”“消费地图”。

  数字化营销包括精准营销,即为合作的金融机构及本地商家提供业务展示及消费贷撮合以及广告投放,商品交易赋能则主要指为业务伙伴营销在量化派的自有应用程序上直接交易的商品。

  2020年11月,量化派将“信用钱包”正式变更为“羊小咩”,应用下载页面显示,该APP为一站式生活消费服务平台,为用户提供分期购物服务,应用的页面布局与常见电商平台相似,销售3C数码、食品酒饮、美妆护肤等商品,产品来源于量化派的业务伙伴。

  尽管借贷平台“信用钱包”变更为电商平台“羊小咩”,但该应用程序内仍存在金融借贷的相关服务。

  在“羊小咩”首页可见提供先享后付服务的“享花卡”、备用金等开通窗口,其中,“享花卡”由天津自牡金科科技有限公司、鹰潭市信江广达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共同运营,信江广达由量科邦集团全资持股,自牡金科由信江广达持股40%。

  量化派表示,公司目前在“羊小咩”上提供享花卡、备用金两种贷款功能。享花卡仅用于用户在“羊小咩”上购买由业务伙伴提供的零售商品,用户使用享花卡发起购买商品的申请后,金融机构为其支付商品价格。2021年至2023年,金融机构提供的享花卡的平均金额为887.9元、1161.1元、1268.8元。备用金在公司应用程序及网站上提供消费者使用,每笔备用金的金额在100元至5万元之间。

  量化派一般不会就与享花卡相关的精准营销向金融机构收取服务费,惟有一家从事消费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鹰潭广达”除外,公司向其收取了2.0%的服务费。此外,备用金服务方面,2023年之前,公司向鹰潭广达收取了3.6%至3.7%的费率,2023年,不再通过备用金功能向鹰潭广达提供精准营销服务。

  2021年至2023年,鹰潭广达向量化派支付的服务费总金额分别为844.5万元、935.8万元、1416.1万元。不过,2022年,由于公司将鹰潭广达的信贷期延长至六个月,导致应收帐款增加,报告期内,量化派的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1.51亿元、2.58亿元、4.43亿元。

  据悉,鹰潭广达系量化派前五大客户之一,母公司为量科邦集团,量化派的创始人周灏持有量科邦39.18%股权。

  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量化派的控股股东为公司创始人、执行董事周灏,其通过Mars Legend间接持有已发行股本总额的31.54%,有权行使公司45.21%投票权。

  转型难,大客户流失,新业务起步

  监管重拳砸下,量化派的营收结构及收入规模都随之改变。

  2022年1月,《征信办法》正式生效,量化派对业务进行了重大调整,导致金融机构客户的数字化营销量骤减,与量化派合作的金融机构也从2021年的30家下降至2022年的6家,来自金融机构的收入从2021年的2.70亿元降至2022年的5610万元,当年业绩也由盈转亏。

  2021年至2023年,量化派录得收入分别为3.51亿元、4.75亿元、5.30亿元;年内溢利分别为5400万元、-28.3万元、364万元。同期毛利率分别为75.9%、65.8%、69.4%。

  新规生效前,量化派仅为金融机构提供精准营销服务,2021年金融机构的收入占比高达76.8%。其中,2019年至2021年,量化派的前五大客户均为金融担保、金融科技、消费贷款等金融类公司,来自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4.2%、93.5%、74.0%。

  新规发布后,2022年,公司开始为本地商家提供精准营销服务,2022年,量化派的主要客户变为汽车销售公司,来自汽车销售公司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达到34%,而来自金融机构的收入占比则骤减至11.8%。

  2023年,量化派来自金融机构的收入占比为20.2%,来自汽车商家的收入占比为34.4%。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比也在下滑,2022年至2023年,量化派来自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比分别为19.2%、21.0%,最大客户的收入占比为7.0%、5.2%。

  尽管目前,数字化营销业务仍是量化派的业务核心,但市场占有率却不占优势。据弗若斯特沙利文,于2023年按收入计,量化派在中国场景(提供商本身或其企业客户的专有应用程序或网站)数字化解决方案提供商中排名第七,占市场份额0.5%,且相较于2022年,公司市场份额还有所下滑。

  随着金融业务的缩减,量化派的业务重心也逐渐偏移向商品交易赋能业务。2021年至2023年,数字化营销业务的收入占比分别为76.8%、56.5%、62.2%,商品交易赋能业务的收入占比分别为23.2%、43.5%、37.8%。

  除“羊小咩”外,2022年,量化派还推出了小程序“消费地图”,介绍称,该应用汇集了专有本地消费应用程序,为本地商家的商品及服务的交易赋能,如发放消费券、补贴、商家福利等活动,向本地商家收取一定技术服务费。

  此次IPO,量化派拟将募集资金用于提高研发能力,改善数字化营销及商品交易赋能的技术基础设施,构建新的及扩大现有的本地消费应用程序等。

  截至2023年末,量化派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11亿元,银行及其他借款为2300万元。

  转型后,业务合规性仍受关注

  此次是量化派四度递表谋求上市,2017年,公司曾以保密的形式在美国证监会提交上市申请文件,2022年6月,转道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在6个月聆讯期过后招股书失效,2023年2月再度递表后,又因助贷业务规范运作等方面受到监管关注,最终失效。

  2023年,量化派递表后,中国证监会要求其说明助贷业务是否属于类金融活动、是否涉及个人征信业务服务,是否符合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羊小咩”等平台存在大量用户投诉的原因以及量化派涉及行政处罚情况,是否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等业务合规性问题。

  在此次新递交的招股书中,量化派称,公司在“羊小咩”上为金融机构提供精准营销服务,并通过H5门户为其引荐潜在借款人。

  记者注意到,在“羊小咩”平台的“卡包”页面中有着“轻松借款”“最高消费额度”等字样,开通时用户需勾选并同意《个人信息查询及使用综合授权书(征信授权)》等授权协议。

  2021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颁布《征信办法》,规定金融机构不得与未取得合法征信业务资质的市场机构开展商业合作获取征信服务。因此,量化派向金融机构客户要求更新相关技术设置,并与现有客户修改相关协议。

  对此,量化派在招股书中表示,2022年1月《征信办法》新规发布后,公司便要求金融机构客户更新了相关技术设置,公司未参与金融机构客户进行的个人信用信息采集,由公司的金融机构客户对采集的终端客户的任何个人信息负责,该等个人信息不会流经量化派,因此,公司未参与金融机构客户进行的个人信用信息采集,未从事征信业务。

  量化派表示,为金融机构提供的“精准营销服务”不同于助贷服务,由于公司不担任担保人,因此在提供纯流量推荐服务时不会承担风险。注意到,2020年12月,“信用钱包”变更为“羊小咩”后,量化派以400万元的价格将附属公司福建省霞浦中盈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的权益出售给独立第三方。

  关于“羊小咩”平台的投诉事项,量化派在招股书中表示,“羊小咩”在公开投诉论坛上被提及且被指控有不当债务催收、拒绝退货退款及送错地址等行为,有关公开投诉的大多数指控与羊小咩所接受的商业服务有关,据中国法律顾问确认,该等指控不涉及潜在违反中国法规法律的情况。

  2019年初至2020年底,量化派委托第三方债务催收机构向有关客户催收未偿贷款,并与金融机构及债务催收机构订立协议明确禁止了不当债务催收行为。量化派表示,对第三方债务催收机构的指控不真实亦不准确。

  记者注意到,目前仍存在用户投诉“羊小咩”平台的情况。

  黑猫平台显示,截至2024年5月20日,有关羊小咩的投诉量为19168条,其中近30天的投诉量为923条,投诉内容均有关羊小咩平台暴力催收、电话骚扰等情况。有投诉称,已按时还款且并未逾期却仍收到了骚扰电话和恐吓信息,有投诉表示平台的贷款年利率为36%,超过国家标准,此外还有担保费、平台服务费等,且无人工客服可供联系。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0

+1
  • 协和电子
  • 好上好
  • 国风新材
  • 康强电子
  • 杰美特
  • 天音控股
  • 柏诚股份
  • 东晶电子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